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木柱对木根

帮我查出幕后元凶的又是白筠。当晚白筠约我见面,给我一份调查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写明了此次浇油放火的幕后指使者。
李杏仙。
你很陌生是吧?我也差不多,比你稍微好一点,在资料上看过这个名字。
她是丁木根的三姨太,丁建军的亲生母亲。
也难怪这位李太太生气,我把她儿子毒打成那样,还满口威胁要操他母亲,她不恨我入骨就怪了。
这次行动甚至连丁木根都不知道,完全是李杏仙一手策划的,她托一个亲戚找到那四个小贼的中间人,每人给五千块钱,让他们半夜三更偷偷来我商行放火,不料那天晚上我们在楼顶聚会,被冰冰察觉,捉个正着,四个小贼供出中间人的名字,中间人又供出那个亲戚的名字,但是那人已悄悄逃走,警方没能抓住他,不知白筠用了什么手法,居然被她逮住那人,经过一番审问,终于供出李杏仙来。
老许我真是仇家遍布全天下,什么蛇虫百脚都跟老子作对,今儿又增添一位愤怒的母亲。
我不怪李杏仙,我理解她的愤怒,但我的商行差点被烧光,不得不表示一下我的愤怒,就只好把这口气通通撒在丁木根头上。
我和白筠密谋一晚,第二天我就正式行动,展开我的“许氏毒计”。
别人先不说,只说我自己,今儿根据白筠提供的资料,我得知丁木根全家除大女儿丁建华外都在环山,于是从小雀工地找来三十个建筑工人,带上家伙,借了冰冰老爸公司两辆伊维科面包车,直接就往环山开去。
伊维科有十七座,两辆就是三十四座,加上两个薛龙廷公司的司机和我,堪堪坐满,一路往富阳开去,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回到我魂牵梦萦的桃花源。
近半年没回来了,这儿一切如旧,唯一的区别是环境比以前好了许多,空气中不再有弥漫的烟雾,溪流里的腊八粥也已消失,满目青翠,风景如画。
哦我的桃花源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也愿
得,一回到这里老子就诗兴大发,就跟条件反射似的,算了,还是打住吧,办正事要紧。
两辆车气势汹汹来到环二村丁木根的八层楼前,两个司机坐车上不动,我率领三十个建筑工人手持家伙下车,当先走到大门口,大白天的,两扇铁门没锁上,我一脚踹开,里面是一个两百来平方的院子,再往前才是那座八层楼的正门。众人蜂拥而入,我把手里那根大木柱交给一个工人,赤手空拳走上几步,扬声大吼道:“丁木根,给我滚出来!”
屋子里略有骚动,过不多时,只见正门口出现久违的丁木根,身后还有一帮男女,其中有两个熟人,一个是那位年轻得可以做丁木根女儿的八姨太,另一个就是脸上包了纱布的丁建军。
丁木根见我人多势众,面露又惊又怒之色,喝道:“许岚,你想干什么?”
老子还没酝酿好,不知该怎样吓唬他们,让我笑一阵先。
于是我仰天发出一阵嚣张无比的狂笑:“哈哈哈哈哈”
丁木根没说话,小丁同志已颤声说:“许岚,你私闯民宅,我们可以告你。”
嘿嘿,这小子说话声音透着惊恐,他身边那个老娘们更是脸面煞白,看长相就是李杏仙,和照片上一样。在场这些人里只有他们母子俩知道我找上门来的真实原因。
我露出一个淫亵之极的表情,缓缓瞄一遍在场所有女眷,随后面对丁木根,说:“丁叔,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曾几何时,你丁木根是我许岚的偶像,见你一次能让我激动万分。可是自从你对我嫂子心存非分之想开始,我这份尊敬就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鄙视。事到如今,我连鄙视也已消失,只剩满怀愤怒。愤怒到什么程度?不妨明告诉你,我现在只想拆了你的八层楼,砸了你的宾利和宝马745,然后把你捆起来,当着你的面强奸在场所有女性,叫你深刻体会一下人间地狱的滋味。”
嘿嘿,别说老许我现在文采见长啊,说话一套一套的,随口就能喷出成语来,把这气氛渲染得十分邪恶,老木根和一帮女人愣是被我吓得那个花容失色。
丁木根终究是老江湖,最先恢复过来,冷冷地说:“许岚,就算你我敌对,我至少从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倒是你一再对我作恶,今天索性直接冲进我家。我的忍耐也有限度,你别把我逼上绝路,你背后那点人脉关系也不是万能的。”
我摇摇头,说:“丁叔,是你把我逼上绝路,自始至终都是你出招、我还招,次序不可颠倒。打你儿子不是为了图个痛快,就是给你警告,从此别再骚扰我嫂子和囡囡,本来已经没事,可你老婆李杏仙又找人烧我商行,幸好发现得早,我的商行幸免于难,否则今儿我就不会在这跟你说话,我直接要你的命。”我见他脸色一变,立即挥手阻止,因为我还有成语没说完,大声说:“综上所述,今儿我找你事出有因,绝非无理取闹,所谓环环相扣,我的每一次行动都是被你活活逼出来的,你怨不得我,只能怪你自己和你的家人。”
丁木根果然城府深沉,冷冷瞥了旁边的李杏仙一眼,随即恢复如常,说:“杏仙一直在我身边,从未单独出动,你有什么证据说她烧你商行?”
我说:“丁叔,这不用我证明,明天警察就会过来铐走你三夫人,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赶在警察之前好好收拾你全家,让你们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
丁木根眼神一凝,缓缓地说:“许岚,如果你不想你父母发生意外,最好给我立即滚回杭州去。”
我淡淡一笑,说:“丁叔,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会让你全家更快遭殃?你知不知道我的愤怒升华到极点,就会变成疯狂?如果你想看一幕人间惨剧,不妨再说一遍,我立即让你满意。”
丁木根没有说话,身后站出两个高大的年轻人,这两人我也见过,就是他的贴身保镖,两双眼睛死死盯着我,随时准备向我扑来。
我伸出一只手,身后那工人把大木柱递到我手里,我握紧木柱,再次向两个保镖看去。
嘿嘿,俩小子眼里当即透出一丝胆寒,确实挺有眼光,一看就知道这根木柱不是一般的沉重。
“丁叔啊丁叔,”我缓缓说道,“你信不信我立即就用这根木柱横扫你全家?木柱对木根,正是你最好的下场。”
丁木根身后一帮男女个个神色大变,那位八姨太抱着手里的婴儿四处张望,似乎准备找地方躲藏,丁建军更孬种,直接就缩到他老妈背后,不敢看我一眼。
丁木根沉默良久,长长叹一口气,对我招手说:“许岚,你和我单独谈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