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比你烂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啥意思?

工人们坐两辆伊维科先回去了,我和于英柱通了电话,他正好下午要去杭州,就让他带我一起走,我顺便回自己的老屋看看。
打开屋子大门,里面一切如旧,只是到处沾满灰尘,毕竟好几个月没人来了。我拉了张躺椅坐下,开始仔细思考今儿这件事。
丁半仙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刚才在他家看了他的资料,确确实实有这么一家公司,名叫“飞越投资”私募基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丁木根,执行总经理是他二女儿丁建欣,副总经理是丁建欣的老公付洲,总部设在杭州庆春路一座高档商务楼里,聘请了两个专业操盘手,还有一大堆丁木根的亲朋好友入股,确实像模像样的,和当年狗儿、小雀合伙开的投资公司没啥两样,资金规模更大十倍。
丁木根明显准备转移投资方向,炼铜产业基本撒手不管,交给他大女儿丁建华全权负责,剩下的钱分作两大部分,一半购买许多杭州、富阳两地的商铺和房产,交由儿子丁建军管理,其余一半就投入这个私募基金,想在中国股市里大捞一票。一切有凭有据明确无误,这老家伙确实没对我撒谎。
可是他干嘛找我合作?让我想想,仔细想想,究竟有没有不利于我的情况
按照木根老儿的说法,老许我基本等于一个瘟神,他实在被我吓怕了。我真有这么吓人吗?
其实也不难琢磨,丁木根想进军杭州第三产业,并且给他的儿女安排更好的事业,确实不能在起步阶段招惹一个瘟神,如果我三番五次前去捣乱,就算不干啥大事儿,只是不让他们安生,也够他们头痛的了。虽然以我的行事作风,只要他不骚扰胡群亚,我以后肯定不会纠缠他,可是他必须防一手,不然始终没法安心,关键是他整治不了我,谁叫我背后有强硬靠山。
问题就出在这儿,我这位靠山同志究竟是谁啊?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照目前看来,很有可能是白筠动用关系让公安局的人别找我麻烦,可是据我所知,白筠好像也没这么大能耐,丁木根好歹也是个亿万富翁,怎么会吓成这样、连一点公家力量也动用不了?
难道是吕纹?她想让我知道她的能耐,心服口服重归她身边,继续让她改造?
他妈的!至于吗这个?老许我不是烂人、都成香饽饽了我。
先不管这个,就当我确实有一个坚强的靠山,搞得老丁没法压制我,那么他是否需要用跟我合作的方式来换取全家人的平安?
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如果换成老许我,打死我也不会跟仇家合作挣钱,我咽不下这口气。
但是放在老丁身上想一想,这么做也有道理。你想想啊,他白道拿我没辙,黑道更拿我没辙,一家老小还随时受到我的威胁,今儿去砸他厂子、明儿去打他儿子、或者带两车人直接冲进他家,他还就连报警都报不了,你说他郁闷不郁闷、憋屈不憋屈?
刚才我手持大木柱站他面前,他先神神道道跟我说一大通莫名其妙的话,愣把我大美人儿嫂子说成大妖精、小美人儿丫头说成小妖精,说得老子当堂发疯,正想砸烂他全家发泄一番,个老家伙立马转变风格,一本正经说要跟我合伙赚钱,甚至当面对我服输。他妈的,这说明什么?
我现在琢磨过来了,这说明老家伙是个高人,他拿得起放得下,沉着冷静当机立断,一举化解全家人迫在眉睫的危机,不动声色打出免战牌,还抛出一个大绣球,让我和他成为利益攸关方
我靠!老家伙还真是个半仙级人物!老子愣就接了绣球,没带一点犹豫。
他到现在还没正式承诺放弃胡群亚,我就这么上了他的钩。
本来我占据所有主动权,他拿我一点办法没有,这么一来,我们变成一种互相牵制的关系,他虽然还是拿我没办法,可我也一样心存顾虑,不敢再对他放开手脚撒野。因为我也想赚钱。
他妈的,我始终想赚更多的人民币,人民币就是最大的绣球,老丁对我这点欲望是琢磨得一清二楚,立马给我抛出大绣球,我就乖乖做了人民币的俘虏。
目前还只是一句“内幕消息”,中国股市还是一滩死水,如果真的如老丁所说,中国股市迎来又一个牛市,我肯定兴高采烈,不但帮他拉资金,说不定还会投入自己的钱,甚至把身边所有亲戚朋友的闲散资金都拉进去那么老子岂不是越陷越深、彻底被老丁牵制住、再也无法脱身!
嗯我明白了,老丁这一招深谋远虑,绝不简单。我想获得主动权,就必须做出防范,给他拉资金可以,但绝对不能投入自己的钱,更不能让亲戚朋友投钱,我只能去找那些有钱没地儿花的大傻帽。
唉!我身边就缺少一个专业人士,要是狗儿那小子在身边就好了,他是最佳操盘手,老丁聘请的那些专业人士根本不能和他比。他妈的!这王八蛋骗走老子两百万,这会儿也不知在哪逍遥快活,哪里还有心思做股票?
思索良久,门口传来汽车声,随即久违的于英柱出现在我面前,我大笑着迎上去,说:“柱子,好久不见了,你气色不错。”
于英柱笑道:“这也多亏了你,你的岚玉公司有声有色,我就跟着沾光。”随后他怀里传来一声呜咽,居然露出一个小狗脑袋。
我大感有趣,抱过小狗玩弄起来,说:“柱子,这狗有意思,送我吧,我带回去给囡囡玩。”
于英柱说:“就是送给囡囡的,这小狗是奔奔跳跳的儿子,跳跳生了四只小狗,这只最大个,长相也漂亮,囡囡一定喜欢。”
小狗一个劲地舔我手指头,嘿嘿,这家伙黑得发亮,全身没一根杂毛,特别英俊,又继承了它老爸老妈的优良血统,长大后肯定是一只近百斤重的大黑狗。我越看越喜欢,大笑道:“好!这小家伙以后就是我的家庭成员,我们吃什么它就吃什么,待遇绝对相同。有名字吗?”
于英柱笑道:“我女儿给它取名叫黑炭,你觉得好就用吧。”
我大笑道:“好,就叫黑炭。我们回杭州去,今晚就能看猫狗大战。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