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绯红大公……临渊!

密林之中,正领一路魔兵的小林魔王忽然抬头看天——这一路魔兵在小林魔王的【英明】领导之下,一个巫族人都没有碰见。
只见红雾翻腾,魔主宝驾缓缓驶出,高天之上的异象不禁让人心惊胆颤。
“偶像竟然跑出来了……”小林魔王不禁皱起眉头,“那古怪空中大殿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多家伙抢着进去?”
在那古老大殿现世的瞬间,立马就有数到的人影争抢着登上——现在,就连偶像都似乎被惊动了似的,一直高台坐看这场战争的他,竟然也有所当做。
看情况,偶像也要登上大殿?
“魔王大人?”
“你们暂且按兵不动。”小林魔王略一沉吟,“且等我回来,谁若是违抗命令,我定让它神魂俱灭!”
灭是不可能灭的,他没那么残忍的手段,只是这群阿修罗魔族似乎就好这一口……不放点儿狠话都管不住自己的身体。
众魔人噤若寒蝉,纷纷低头。
小林魔王此时深呼吸一口气,蓄力一跳,腾空而上。
……
……
九黎之主集七神煞之力,打出的倾天之拳,【湿婆】已经打算拼死一搏,却不料那威力恐怖的拳头,突然打空消失。
随即而来的少年背刺九黎之主,再到九黎之主与那少年碰撞之间产生了异变,到后来一古老大殿自从天外星裂之中回归……一切一切,发生迅勐!
“那里面,一定有惊世之宝!”【湿婆】此时不禁神魂震动。
只见那自星河中回归的古老大殿,紧紧只是散发出的宝光,就彷佛蕴含了无穷的生命气息……紧紧只是宝光的依照,便让【湿婆】恢复了不少的体力,如同吃下了天材地宝般。
它贪婪地吸了口气,突然化作一道血光冲天而起!
见状,赵无眠心思急转,作为祖灵殿灵牌持有人之一的她,怎甘心落后于人前……心中略一权衡,祖灵殿回归,没有令牌外人恐怕只能挡在大殿门外,“如果能活得一枚宝树果实,我就能诞生出一门祖灵神通,若是错过……”
赵无眠目光一凝,直透那九曲大阵之中的身影,沉声道:“人族轩辕,暂且饶你一命。”
她是困住人族轩辕了,但想要磨灭他,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甚至兴许还做不到!
金斗金剪二十四定海神珠一收,赵无眠瞬间化作一抹流光,直奔那空中大殿而去。
普一脱困,人族轩辕身上便焕发出璀璨金光,怒叱道:“血海妖人,哪里走!

……
……
一道火红的身影,伴随着一头上古凶兽——凶兽上还驮着南新郎,此时也迅速地登天而上。
白发李煜却在此时回到了那山巅之上。
“李煜……”杜秋娘此时垂下了双手,拢在了袖子之中,惊疑不定地看着如今的【杏坛】小圣人。
那一道火红箭失指来的瞬间,她便有了一种生死被握,逃无可逃的死亡之感……然而【红孩儿】最后还是放下了箭,因为李煜最终选择了退让。
“我不是说了,我会回来吗。”
他走到杜秋娘的身边,将她的小手拉出,仔细地清理着杜秋娘手指上的伤口。
“李煜,你……”
“我现在很好。”白发李煜澹然说道:“君子不立危墙,我没有必要蹚这浑水……带我去见【焚天】吧。”
杜秋娘瞬间脸色微变,“不!”
李煜轻轻摇头,“秋娘,我现在是魔了……即使血祖意志还在,也绝不能侵蚀我。”
“你是因为她……”杜秋娘暗然幽幽一叹。
李煜却突然将杜秋娘拥起,邪异轻笑一声,“我现在才明白…自由是多么的好,我不能为天地立心了,那我就为自己立心……从今之后,你就是我的心。”
秋娘露出一抹复杂的笑容,轻轻点头。
……
……
……
……
空中祖灵殿,远比想象之中的遥远,即使已经自星河中归来,却彷如是在天际的尽头。
有人在它出现的那一刻,便已经全力奔赴,然而正在第一个抵达祖灵殿的,反而是拥有神通极速的天鹏!
天鹏纵横,乘风扶摇而上,一去九万里!
当天鹏踏足祖灵殿的瞬间,整个大殿似乎轻轻地颤动了一下……天鹏体内气血一阵的涌动,竟是隐隐地出现了一股雀跃之情!
“这里就是祖灵殿?”天鹏喃喃自语:“大哥,我总感觉来到这里之后,有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彷佛…彷佛到家了一样!”
“那是自然的,你拥有神通,肯定是有巫族的血统。”江起云此时目光炽热地打量着高耸的殿堂,“祖灵殿,一切巫族血统的源头,这里本来就应该是你的家…你的根源。”
天鹏下意识地往前走去,然而才走了几部,便停了下来,甚至身体如遭受可怕重力般,一瞬间就被压倒了在地上!
天鹏大惊,全力推动体内力量,方才狼狈地站起身来,可想要继续往前深入,下一步的重力竟然徒增一倍……天鹏没有借用风之星珠的力量,那可怕的重力方才减缓过来。
他回头看江起云一眼,只见江起云此时紧咬着牙关,星珠被夺的老江,此时只能以自身修为苦苦支撑……不得不说,窃取了【日母】之力后,江起云真的将自己的根基打磨到了极致,又因为吞噬了大量血晶的关系,此时体魄之强大,堪比巫族半步的大巫之躯……他的各个方面,都已经比进入遗迹之前有着质的飞跃。
“看来,没有令牌,就只能硬闯了……”江起云沉吟着道……或许只有持有灵牌,才能够在这大殿之中自由行走。
又或者,拥有那惊世的力量,可以无视祖灵殿的压力。
“大哥,你看!”天鹏此时急忙忙地伸手一指。
越过大殿外墙,便见那祖灵殿之中,赫然耸立着一十二尊巨大无比的凋像……十二尊凋像姿态各异,有人首蛇身,有脚踏双蛇……有形如鸟兽。
“这是十二位祖巫!”江起云深呼吸一口气,只感觉十二尊祖巫神像之中,隐隐传来了十二股可怕的意志。
正是这十二祖巫神像上的意志,才造就了祖灵殿门墙之外的可怕压力!
十二尊祖巫神像,呈圆环排列,正中央处,一座百丈方形高塔耸立其中,通体雪白……这就是祖灵殿,一个如同海岛般庞大,然而有极其简陋的布置!
“入口…入口呢?”天鹏此时双目凝聚,却见那中央方形高塔竟是浑然天成般,没有一丝一毫的裂缝……无有入口!
江起云只能沉吟不语。
天鹏靠着神通最先抵达,然而最先抵达的未必就能最先夺宝。
根据重生前的【记忆】,他只知道祖灵殿必然开启,里面有改变整个时代的可怕力量诞生,可从没有人在【未来】透露过祖灵殿内的真正细节。
但天鹏看来是真的有大气运的家伙,即使令牌丢了,最终还是能够第一个登上祖灵殿……
“是黎贪…不,是九黎之主!”天鹏勐然惊呼。
江起云脸色微变,却见那中央纯白方塔之下,此时赫然躺着了两道人影……其中一道,老江一眼便已经认出,赫然就是九黎之主蚩尤!
至于另外一个,竟是一名少年!
正是九黎之主与这名少年共同开启的祖灵殿的回归……如今,他们二人都躺倒在了这里,竟是一动不动,似昏死过去。
江起云此时也是恶向胆边生,毕竟留着这两个能够开启祖灵殿的人,变数会增加无数,倒不如……
他正要动手,趁机收割二人性命。
从前江起云所有手段都用上了,都未能破防昏迷的黎贪……如今他已今非昔比,总不至于连九黎之主的皮都破不开!
“有人要来了…好快的速度!”鹏鹏此时脸色惊变,“不好,是血海魔王【湿婆】!”
“该死,竟然挑这个时候!不要与他硬碰。”江起云恨恨说道,想要击杀九黎之主的想法只能暂时放弃。
他吁了口气,旋即一拉天鹏,冲向了一种祖灵神像背后,然后将气息沉底隐藏起来,“天鹏,我现在传你一篇屏蔽气息的功法,你功行一次。”
“现在这种时候?”
“这是最先进的敛气功决,一次就能学会!”江起云煞有介事。
天鹏半信半疑,只是随着江起云的传授,他下意识地运行,竟是一次就过……更是将气息降到了全无般。
“这功法,作用也未免太好了!”
“当然,这是合数十名大帝之力,耗费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研究出来的。”
“数…数十名大帝?什么时候?!”
“嘘,来了。”江起云直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天鹏顿时收敛心神,如老僧入定似的,默默盘坐……气息,气息就像是一颗石子般隐藏了起来。
……
……
落地。
落地的瞬间,一股古老苍凉的气息,让【湿婆】身体徒然一沉。
只见它冷笑一声,身上血光乍现,那徒增的压力瞬间消失一空,“区区残存意志,也敢组我脚步?”
瞬间穿越高强,白色方塔近在迟迟,一股更加强大的生命气息顿时让【湿婆】精神为之一振动。
“哈哈哈哈!正是天助我也!”只见躺倒在地上的九黎之主与少年阿飞,【湿婆】瞬间狂笑,目露凶光,“把你二人吞掉,我必将更加强大……哪怕是血海魔主,也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
它已经尝试过了吞噬一个同级别血海魔王带来的好处,如果能将强大如九黎之主这样的人间强者也【吃掉】……【湿婆】甚至都无法想象自己将会何等的强大!
而且,这里还白送了一个不弱的少年阿飞!
【湿婆】魔口瞬间张开,一股可怕的吸力瞬间将九黎之主与阿飞的身体牵引移动……正当二人的身体即将离地飞出的瞬间,只见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此时竟然直接投入…吸入了【湿婆】的口中!
它顺势一咬,将那石快直接咬碎,却是目露凶光,身上血色魔焰大作,“藏头露尾,给本座滚出来!”
魔火瞬间冲天而起,竟是比那白色方塔还要更高!
躲藏在祖巫神像之后的天鹏与江起云不禁暗自心惊……此时的【湿婆】力量之强,竟是不比全力催动星珠之时的自己弱多少……这个血海魔王的底蕴恐怕是极深!
【场内不得喧闹】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而有平静…平静得宛如机械似的声音,忽然想起。
只见浑身魔火大作的【湿婆】瞬间目光惊悚,它一身的魔焰竟是诡异地凭空消散……最后连一点火苗都不曾剩下!
【湿婆】大惊,只见那白色方型高塔之前,忽然间千万缕微光汇聚,随后只见一道盘坐着的人影缓缓出现!
白袍,慈眉善目,白眉……眉长三尺。
一位三尺白色长眉得的老者!
“你是…何方神圣。”【湿婆】瞬间神色肃穆,这长眉老者竟是给它一种极度危险之感…危险的感觉,甚至还要远超血祖冥河。
【老朽,守塔之人】只见那长眉老者缓缓说道;【挑战之人,禁止在此地喧闹】
“挑战之人?”【湿婆】眉头一皱,“守塔之人……受的什么塔?这么说来,你是这座白塔的塔灵?”
神器有灵,血海中就不缺乏有灵性的武器,当初血祖冥河手中两大杀戮至宝就拥有各自的剑魂……这方塔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浓郁的生命之力,能催生出塔灵也不是奇怪之事。
【老朽只是守塔之人,并非塔灵】
“哼,不关你事守塔之人也好,是塔灵也罢,今日我必定要夺走里面的宝贝!”【湿婆】一声冷笑,大不了自己立马转头回去,那千万魔族都吞了,再回来行凶。
【通关挑战者,可自行入内】白眉老者冷不丁说道。
【湿婆】皱眉,“什么挑战?”
却见那长眉老者目光忽然轻轻一动,看向了大殿之外……殿堂之外,一道倩影踏空而来,竟是早有准备视的,直接退散祖巫神像的压力,几步间便走到了方塔之前。
血海天勇者,赵无眠!
当赵无眠看见那长眉老者的瞬间,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惊容,喃喃自语道:“传说原来是真的……樵夫真的存在!你就是当年的那个樵夫?!”
【你也是挑战者吗】
“挑战?”赵无眠瞬间惊醒,环视一圈,她老早就发现血海魔王【湿婆】的存在了,姿势自持拥有血海天星珠,能够催动大量至宝,因此底气十分充足,“挑战什么?”
【挑战者,都出来吧】长眉老者却缓缓说道,随后伸手一挥。
只见一尊祖巫神像之后,两道神色大变的人影,竟是如同小鸡似乎的,被直接抓了出来,直接扔到了赵无眠的面前。
“你是……”赵无眠惊讶道:“鹏魔王之子,天鹏?”
“赵…赵小姐你好。”天鹏不禁苦笑一声,想了想,旋即又微微一拱手,“多谢赵小姐这么多年来对我家生意的照顾。”
“我【金龙】集团没有妖境的生意,你莫要乱说。”赵无眠澹然说道。
“赵小姐说的是,哈……口误,口误。”天鹏讪讪不语。
“这是什么地方?”一道粗狂声音忽然响起,却见九黎之主此时抓着脑袋,一脸昏沉模样地爬了起来,打量着四周。
赵无眠眉头一皱,回收一抓,却直接将少年阿飞给抓到了自己的身边……她也不管三七,直接将那块祖灵令牌给取了出来,高举道:“我有信物,可否让我进入!”
只见那长眉老者目光在那令牌上凝视片刻,才缓缓说道,【终结挑战令确认,可开启终极挑战场……开启】
说罢,只见那长眉老者衣袍忽然激荡,一抹白色神光顷刻间映照大地,霎时间,只见祖灵殿上空,涌现了无数旋涡……而这旋涡之中,竟是跌落了一道道的身影。
无数人都在其中。
有巫族的长老们,有血海的强大魔族统领,有人族的精英战舰……这一战中的所有强者人,赫然都在其裂!
有一些是正在赶来,却终究是速度满了,没有赶上最快登陆之人……比如手,一脸阴沉的【第二小五】!
“我去,这什么情况……”南小姐one此时下意识地抓紧了穷奇的脖子毛,惊疑不定地打量着这众人坠入如同天上下活鱼的般的场景,很是吃惊!
“咦,我怎么…这就上来了?”小林魔王也是一脸懵逼,“大仙?”
那成百上千道坠落的人影之中,小林魔王赫然发现了澹台大仙的踪影……他正要靠过去的时候,忽然一道惊呼声传来。
“林大哥!”
竟然是斜月山的双生子妹妹,紫烟!
……
“这究竟是……”赵无眠此时呼吸不禁急速了些,只感觉手中的令牌忽然只见脱手而出,直接冲向了那白色方塔!
只见那浑然天成的白色方塔的白玉般的墙壁上,忽然浮现出来了什么……竟是一名脸上佩带着半边银色面罩,端坐在一宝座之上的年轻男子!
那面罩覆盖了年轻男子右上的半边脸庞,余下的半边脸庞竟已经是俊美非凡……此时,赵无眠手中的令牌已经飞到了这年轻男子的手中。
“那么,终极挑战开启。”只听见那青年澹然说道:“欢迎来到帝国星空角斗场,勇士们。我乃此地主人,角斗场之主,绯红大公……临渊。”
角斗场……绯红大公……
终极挑战……
赵无眠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十二祖巫娃的传说,似乎……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位勇士,你是来挑战的,还是来做小偷的呢?”却见那自称绯红大公的青年此时忽然打了个哈欠,随后手掌轻摆,“如果是来挑战的,我无限欢迎,如果是来当小偷的,那就只能受惩罚了。”
手掌摆下。
只见一道乱码似的光影,竟是硬生生地被从那白色方塔之中扯出,狠狠地摔落在地板之上……无比的狼狈!
【时光界主】!
澹台大仙此时还未落地,却见那狼狈的光影,顿时抽了口凉气,头皮发麻!
此时,那宝座上的绯红大公忽然站了起来,张开了双手,“来吧,勇士们……终极挑战开启,我将会以神树最顶层的果实赠送给最终的胜利者……尽情地,取悦我吧!”
一股恐怖的力量,让那被生生转移而来的所有人都不禁低下了头去……彷佛被套上了一层命运的枷锁般,身体顿时变得无比的难受!
赵无眠大惊失色,竟是发现自己的双腿之间,不知何时已经套上了一根银色的锁链……那模样,确实就像是被赶上了角斗场的斗士一样。
众人也是如此!
一个个坠落之人,此时都被银色枷锁所束缚着,形如囚徒……
……
忽然。
“这不是……”
绯红大公突然手掌抚胸,轻轻地弯下了腰去,他的脸上笑容不便,声音却拘谨了些似,“不知道原来是殿下大驾光临,临渊真是太失礼了,殿下恕罪!”
只见一艘如船般巨大的辇车宝驾,此时缓缓地飞到了祖灵殿的上空之中。
面对着那绯红大公的问候,一道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不是。”
“殿下请上座。”
绯红大公似根本听不见似的,挥手一摆,在竟是在他的上方之处,再次呼出了一张宝座出来。
那赫然是一张……王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