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科幻灵异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一千二十二章 修罗凯旋,重担择一

“丢人现眼!难怪昨晚晚宴之后就不见人影,原来还是去鬼混!”李梦瑶没想到眉千笑居然这么不要脸,翻着白眼让力统退回去。
被打的人都站出来说话了,她还能怎么着!
“呵呵,看来有的人位高权重,但对于生活……还是很青涩无知。你快过去告诉她,你这腰酸脚软的情况,是昨晚做了什么好事?”徐洛青捂着嘴,但嘴角上扬得外漏出来,明显在告诉李梦瑶这是个嘲笑。
李梦瑶闻言总算搞明白眉千笑像个神经病的样子是为什么了,皱着眉头打量眉千笑腰间冷冷道:“啧,怎么这么虚……”
喂,不要用那么清纯的脸蛋摆出打击男人雄风的表情!
所以重点是这个吗!
一大早叫老子回来就是为了鄙视老子下半身吗!
“不过也不奇怪,你的领导怎么可能知道你这么虚……毕竟只有曾经夜半赤裸相对过人才知道。”徐洛青调戏的言语中,趁势雪嫩柔荑在眉千笑刚才挨巴掌的脸上揉拧了一下,似乎当做误会的道歉。
“都这样了,我们该叫她嫂子吗?”“恩,回头我们得给嫂子赎身才行,不能让嫂子继续流连在风月场所!”陆家两兄弟见徐洛青的情意绵绵十分认真道。
洪七很想提醒他们不要多此一举……金凤楼的普通青楼女子能和李梦瑶这般针锋相对吗?!谁赎谁?分分钟人家把眉千笑从拱卫司里赎身出来!
徐洛青轻佻的举动看在李梦瑶眼中则是相当有害风化!青楼的人找上拱卫司总宪当众调情,这是什么玩意!
“你和她也夜半赤裸相对……难怪臭味相投,为了青楼红颜连工作都不要了吧。”李梦瑶言语渐冷,“看来拱卫司是留不住你这种爷……”
妈耶……那不是为了瞒过冥尘一党,徐洛青易容成眉千虑跟他回来拱卫司,半夜两人共处一室偷偷帮她治疗背上被石玲玲打伤的伤口吗!
裸是裸了……不过他也只能看到血淋淋的背啊!
继续这样被她们带节奏,估计再过一会他就要被领导打小报告送去净身房,而面前这位深怕自己染指二公主的小妞还会在背后举双手双脚赞成……
“大人我冤!”
眉千笑忽然大喝一声打断李梦瑶的话,把两人都吓一跳,以为这货突然抽风。
趁两女蒙圈这一小会,眉千笑赶紧夺回话语权。
“首先是你!”眉千笑往李梦瑶那头一跳,指着徐洛青怒道,“咱们喝酒打牌输脱几件衣服这点小事值得摆出来咱李指挥使大人面前说吗?!咱大人行事光明磊落,怎能听得这点破事污染她的耳朵!再说,我昨晚连夜赶去还不是为了拱卫司办事,为大人分忧!”
“你去金凤楼过夜怎么变成为我分忧了?”李梦瑶疑惑道。
“当然!”眉千笑继续义愤填膺指责徐洛青道,“还不是怪陆家两兄弟昨晚不安分,硬要去金凤楼!我只好因公舍命陪君子,被迫陪他们在金凤楼花天酒地,彻查案子!因为事出突然,哥忘了带钱怎么了!值得你找上门来?!把账全记在陆家庄上不就行了!”
陆简一和陆简二目目相觑,这锅怎么突从天降……
“陆家两兄弟……”李梦瑶双手环胸思索了一下没搞明白,不过这货确实是和那两一起回来的,“查的是……”
“大人公务繁忙杂事众多,这点细枝末节属下不敢多打扰大人,打算自己去查明并且上报……”眉千笑一通晓以大义知道李梦瑶的火已经灭了,立马又跳到憋屈的徐洛青那头回身指着李梦瑶,“但今日见大人还是没想清楚,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大人难道忘了,驸马之争时盗帅入宫盗窃一事?!”
驸马之争引出陆家庄这么个大案,李梦瑶确实把盗帅的事情都给忘了,那盗帅都还没抓到呢。
“盗帅侠义仁心,黑白两道无不争相称道,哪怕大人未曾怀疑过,但属下总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有人别有居心坏了盗帅的美名!我痛心啊,我疾首啊,我心碎一地无人懂啊!”这话说得徐洛青又气不起来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货怎么这么厚脸皮啊她自己都没办法这么称赞自己,“陆家庄乃临阵倒伐,弃暗投明,我猜必能解开其中蹊跷。所以就算没人记得给盗帅翻案,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为她查个水落石出!这才连夜赶去找陆家兄弟套情报,解开谜团!”
“明明平日总和我说盗帅的坏话,什么时候你变成盗帅的粉丝了?再说,去金凤楼陪两公子哥花天酒地也叫上刀山下火海啊!”李梦瑶翻着白眼道。
“恩?平日你在她面前老说盗帅的坏话?!”徐洛青如临大敌,瞪着大眼睛。
眼看李梦瑶没被唬住,眉千笑也不慌……遇事不决卖兄弟就对了!
“你知道属下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占点便宜是为了掩饰内心矫揉造作的仰慕嘛!”眉千笑赶紧道,“谁想陆家两兄弟真是坏事干尽,在属下煞费苦心熬坏腰腿的套路下,终于查明了真相,还盗帅一个清白!”
“哦?你查到什么?”李梦瑶责任心重,一下子就被好奇心夺去刚才被徐洛青气出来的火。
“盗帅果然是被冤枉的……咱们被陆家两兄弟和那个尘飞联手耍了!”
李梦瑶沉思着:“血狼曾说盗帅给他留信解释,盗帅是偷偷跟踪尘飞入的宫被陷害……可尘飞拿了第一名,终点处的信物可为其不在场作证。”
“不,终点处的信物不是尘飞不在场的证据……”眉千笑笑道。
“什么意思。”李梦瑶知道自己不够眉千笑机灵,连忙问。
“尘飞不在场的证据,其实是陆简二的口供啊。大人忘了,是谁说见着了尘飞?”
“只有陆简二!”李梦瑶回忆之后,心底猛然一惊道。
“没错。其实盗帅没有撒谎,盗帅第二个冲出皇宫,发现鬼鬼祟祟的尘飞往皇宫墙边走,于是跟踪上去……谁想这就是他们的阴谋,要陷害盗帅为尘飞入宫查找传国玉玺的行踪背锅!随后冲出皇宫前往目的地争信物的是陆简二,唐通为了不迷路一直保持距离跟随陆简二,寒宁则水平有限跟于唐通之后。”
“之后只有陆简二证明他见到尘飞在前边而已……”
“那信物怎么到他手中?”李梦瑶继续问道。
“还是陆简二……”眉千笑淡淡道,“他说他第二个到达,看到尘飞跳窗而出……其实在撒谎。他才是第一个到达……但他把第一和第二的信物都收了起来,让后来之人看到剩余信物好印证他的谎言。”
“随后只要陆简二在回程时顺手藏好第一的信物,尘飞之后再去拿便可……那么尘飞拖了这么久才回来也对的上这计划!”李梦瑶释然道,“此事你可查证了?!”
“当然……陆家庄弃暗投明,我有好生招待,他们已答应可出面澄清认罪!此事我会写上卷宗,追加到陆家庄认罪内容之上。”眉千笑信心满满道,“还有,之前属下老和吕复金混在一块,其实是想查清尘飞的事情……那时属下就怀疑尘飞了,毕竟盗帅在我心中是那么的完美无瑕!可惜,尘飞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吕复金也不知道自家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门客平时会去哪,结果啥都没查到。”
陆家庄虱子多了不怕咬,他们罪行累累还差这一两样,自然会给眉千笑证明。
这事本来就是要上报的,但情况危急,眉千笑只好在这个时候拿来给自己解围……效果是真的好。
眉千笑不畏强权指着李梦瑶为盗帅正名那伟岸的背影,看得徐洛青都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啥的……眉千笑和吕复金瞎混、连夜找陆家庄少主都是为了查案子,看似花天酒地实则身心全部放在拱卫司和为她分忧之上,怎能不让李梦瑶心花悄放。
“算、算你工作勤勉吧,我明天就给你上报朝廷,俸禄加五文钱。”李梦瑶悄然道。
“看你那么认真的份上,以后来金凤楼消费酒水通通免个五文钱吧。”徐洛青也说道。
“这价位也太低了吧!这种时候你们倒是争个你死我活啊!”眉千笑跳脚,关键时刻你们拿出刚才的暴脾气啊!
“那不行,通货膨胀。”两女异口同声道。
喂!通货膨胀是该防在老子身上的吗!
“既然是误会,那我先走了。”徐洛青难得给眉千笑一次面子,飘然离开。
眉千笑确定徐洛青走了才敢松一口气。
不知为何,吃瓜的几位也是抹了一头冷汗……修罗场真是太可怕了,估计也只有魔教教主这种人物才能凯旋!不愧是魔教教主!
“好了,我找你这么急能是为了这泼妇吗?”李梦瑶见状回身往总宪走入,语气也难得柔和了许多。
难道不是吗!老子怎么就不相信呢!
但眉千笑还是扶着腰追着走,活得像只舔狗。
“你也知道拱卫司事情繁多……最近我要去一趟安南办事。”
“安南可是最南边啊,什么事要指挥使大人去安南查办?”眉千笑惊讶道。
“镇国四武崇虎来信,安南处魔教活动渐密,甚至有月现身指使的迹象……江湖之事由三司公门处理军臣不宜插手,所以来信告知拱卫司。涉及魔教教主的事情我得亲自查办。”李梦瑶坚定道。
“月?安南?”眉千笑眼神变换了一瞬后恢复平常不着调的模样,“听闻安南确实魔教人士流窜居多,我正好去开开眼界。”
“你?此行你不去。”李梦瑶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径直道。
“我怎么能不去,咱们这唯一和月打过交道的就我了。”眉千笑发自心底焦急,但不漏声色道。
“你这叫和人家打过交道?人家只是顺手救过你命,强行要你配合一点小事,你还真把你当腕了?你平日任务挑三拣四的,怎突然要和我去山长水远的边郊喂虫蚁?”
“哎哟,你是没见过那边的女孩跳舞真是穿的又少又火辣,咳咳,我的意思是我很担心你的安全……”
“就凭你还能担心我安全?不拖我后腿已经偷笑了……月并非不讲理的人,而且崇虎在那头坐镇,不会有事。”李梦瑶摇了摇头道,“再说,你有别的任务。”
月并非不讲理的人是没错而且帅得一塌糊涂……但那边那个铁定不会是月啊!
“我能有什么更重要的任务!当然是陪着大人你走南闯北和看辣妹子跳肚皮舞啊!”眉千笑焦虑得啃指甲道。
“九年的灭族血案,想翻案只靠她自己一人肯定不行……你帮我陪林夕雨走一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