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玄幻奇幻 > 星河炼 > 第七百九十八章 主杀

“是你。”
周森硬生生的收住短剑,在临近明闲身体的一瞬间,他的“静”感觉到了明闲的存在,这种感觉,无法言喻,却能够让他及时反应,使得自己的身体收放自如。
“是我……”
明闲张着嘴,看着周森,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刚才,她感觉到濒临死亡的气息,她无法相信,她一个初级三阶超能力者居然无法躲避一个普通人的短剑,哪怕是传到修神界,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速度!
好恐怖的速度!
“睡不着?想我了吗?”周森感受到明闲刚才似乎受到了惊吓,连忙插科打诨。
“想你的头。”明闲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口,朝周森的额头戳去。
“陪我!”周森决定不装正人君子了,毕竟,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五大星域,而且,他身体里面悍匪基因一直让他蠢蠢欲动,他并不想束缚自己。
“我们回山洞。”明闲一脸羞涩。
“那我们回山洞……可是有明空。”周森自然不想在这荒郊野外,要知道,此时可是早春,晚上还非常寒冷,再说,这遍荒野根本就没有一块干净的草地,都是一些低矮灌木荆棘丛。
“嘤……明空不会醒来的。”
“那太好了,我们回去吧。”周森顿时大喜,一把搂起明闲朝山洞狂奔而去。
周森的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只是顷刻,就回到了山洞。
“周森,你等等,我帮明空盖一下被子。”
“嗯嗯,我等你。”周森心急火燎的脱自己的衣服,示意明闲快去快回。
“嗯。”
“明空……起床了。”
“姐,干嘛?”帐篷里面响起了明空悦耳的声音,丝毫不像是昏迷不醒。
“有好戏看的,快出来看啊!”明闲催促道。
“哦……周森,你要洗澡吗?”明空从帐篷里面走出来,看着一脸呆滞捂住下身的周森。
“……”
周森脸上就像火烧一般,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知道,他被明闲摆了一道。
“周森,这里没有水,哪怕是用超能力为你弄点热水,也没有木桶,你还是穿上衣服把,别冻坏了。”明空一脸关心的走到周森身边,为周森披上一件衣服。
“算你狠!”周森恶狠狠的瞪了明闲一眼。
“我还没有准备好嘛。”明闲走到周森身边,搂住周森的脖子,附耳轻轻道。
“那你什么时候能够准备好?”周森悻悻然,却是满怀憧憬。
“准备好了我就告诉你,别生气嘛。”明闲一脸媚笑。
“嗯,我不生气,我睡觉总行吧!”周森也懒得穿衣,**着身体,径直躺下,拉上一床毯子盖上道:“明空,陪我睡吗?”
“啊……不。”明空脸上一红,轻轻摇头道。
“那我睡了。”周森蒙上脑袋,眼不见为净。
“……”
“明空,别管他,我们睡觉去,还休息几天,就杀到山海县城去!”明闲一脸杀气腾腾道。
“什么!杀到山海县城去?!”周森赫然坐起,一脸心有余季。他可是见识到了那龙图天神的厉害,光是那浩浩荡荡的罡气就让他魂飞魄散。对于周森这种谨慎的人来说,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与那人见面。
事实上,周森很清楚,如果当时那龙图天神不放他一马,他的一条小命早就丢在了山海县城。
“当然,不然,我们姐妹岂不是白白受伤了!”明闲一脸戾气。
“……”
周森身躯一震,看来,这一对姐妹是狗改不了吃屎,哪怕是受了这么沉重的教训,依然毫不悔改。
看来,必须得找个机会离开她们,不然,弄不好那一天自己就会被祸及池鱼,横尸街头。
提到报仇,两个准备睡觉的姐妹情绪突然变得亢奋起来,开始策划着如何报仇雪恨。
两姐妹虽然智商极高,但是,商量出了无数报仇雪恨的办法,却都是不靠谱,无非就是杀几个小兵兵泄愤,或者是去将军府邸埋伏杀几条看门狗之类的,压根就没有想到要找那个龙图天神报仇。
显然,两姐妹也知道,她们都不是龙图天神的对手。
最后,周森也穿上衣服加入了讨论。
在讨论之中,周森也知道了明空被龙图天神抓住的经过。当时,明空本是准备使用慈心斋的迷踪丹制造混乱,然后趁机逃走,哪知道,迷踪丹才撒出去,那龙图天神只是一拳,就把天空的迷踪丹烟雾荡得干干净净,再一拳,明空就被打得晕死了过去,压根就没有战斗的过程,明空就被俘获了。在狱中,明空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锁住了超能力,被严刑拷打,幸好时间尚短,不然,明空估计也扛不住,祖宗十八代都会交代出来。
明闲营救明空的时候,倒是没有花多少功夫。两人是双胞胎,明闲很快就确定了明空的具体位置,一些小兵兵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一路势如破竹杀到监牢之中,待得那些强者赶到的时候,两姐妹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两姐妹不知道,军队的一些强者恰好都到将军府邸商议去了,不然,在高手如云的军队里面,要想轻轻松松救出明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强横的战斗力!
听到明空的叙说,周森暗自心惊,他这是第一次知道,普通人类世界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周森可是看到过明空和沉慧敏战斗,也有着令人恐惧的战斗力,哪怕是沉慧敏那些强大的丹书符箓也无法把她们怎么样,而正是这样强大的超能力者,在那龙图天神的面前居然不堪一击,浑然不放在眼里,实在是匪夷所思。
四大将军,不愧是大汉帝国的嵴梁!
一番讨论后,周森已经知道,要想说服两姐妹放弃报仇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姐妹两受不的丝毫委屈,睚眦必报。
按照明闲明空的说法是,此仇不报,睡不着觉。
当然,至于报仇的方式就多了,什么水井下毒,伏杀看门狗,干掉几个小兵兵都在考虑之列。
最后,周森算是明白了,两姐妹对报仇的方式根本无所谓,压根就没有想过找龙图天神的麻烦,她们只是要找个法儿泄愤而已。或许,她们也考虑到了师门,不敢无法无天为定虚师太惹上麻烦,万一龙图天神真的发兵神龙山,那她们栖身的三间瓦屋都会被夷为平地。
如果只是泄愤,那报仇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毕竟,不用直面龙图天神。
山海县城都属于龙图天神的管辖范围,如果泄愤,随便找个地儿都可以,不过,周森建议的几个安全又能够泄愤的办法被否决了,因为,明闲明空说,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她们是在山海县城跌掉,就一定要在山海县城找回面子。
在山海县城找回面子!
“我有办法了!”周森突然眼睛一亮。
“什么办法?”
“我们可以偷走那龙图天神的兵器。”
“偷他的兵器干嘛?”明闲和明空对视了一眼,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想想,如果我们能够偷了龙图天神的兵器,那岂不是让他的脸丢大了?他丢脸了,我们就等于是报了一箭之仇,这远比杀人家的狗,或者随随便便杀几个小兵兵强多了。”周森立刻怂恿道。
“咦……也对……不过,那龙图天神的兵器应该是随身所带,偷的话也太危险了吧。”明闲一脸心有余季之色,她早就被那一箭吓破了胆,虽然是信誓旦旦嚷着要报仇雪恨,却是压根不敢找龙图天神的麻烦,唯恐避之不及。
“放心,我看到过他的兵器,很重,至少有二百斤左右,他不可能随身携带,肯定会有管理兵器的小兵,我们只要在山海县城问一下,很容易就能够打听到那兵器的下落。”
“嗯,这个办法不错,如果偷了他的兵器,他在大汉帝国的名声就可要扫地了,哈哈哈!”明闲抚掌大笑。
“好,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们还是要继续用调虎离山之计。”周森趁热打铁道。
“如何调虎离山?”明闲明空异口同声的问道。
“很简单,那龙图天神不让我们飞越城墙,那我们干脆就炸了那城墙。”
“炸了城墙!”两姐妹瞪大眼睛看着周森。
“对,我们炸掉城墙,龙图天神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到城墙的地方,而且,山海县城绝大部分的高手都会赶到被炸的城墙之处,那时候,我们就等待在城墙与将军府之间的路上。”
“为什么要等在路上?”明闲一愣。
“很简单,龙图天神的兵器肯定是长期在左右,他虽然因为急事离开,但是,管理兵器的小兵,肯定会第一时间把武器送过去,以备不时之需。”
“嗯嗯,有道理,那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们如何炸掉那城墙?”明闲脸上突然一滞。
对于修神高手来说,一面城墙,只是一道超能力就可以让它坍塌崩溃,不过,那是指那些动辄就是翻江倒海的高手,对于明闲明空来说,要想轻轻松松毁掉那巍峨坚固的城墙,却是有些力有些力不从心。
当然,如果让明闲明空摧毁一点点的城墙,还是可以办到的,但是,如果动静太小,龙图天神根本不会赶往城墙,那么,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就不可能成功。
“我有!”
周森从包袱里面摸出一个防水的小皮袋,从里面掏出一叠花花绿绿的丹书符箓。
“沉慧敏的丹书符箓!”
明闲和明空脸上赫然色变,条件反射的后退几步,和周森保持距离。她们两姐妹可是被沉慧敏炸得死去活来,杯弓蛇影,现在是看到花花绿绿的丹书符箓就害怕。
“是的,它们是丹书符箓。”周森的情绪一下低落,他想起了沉慧敏。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明闲冰雪聪明,立刻看出周森在思念沉慧敏,顿时无名火起。
“睡觉吧,天都亮了,我们睡觉,快黑的时候就去山海县城。”周森不想和明闲吵架,一脸落寞的躺在地毯上,闭上眼睛睡觉。
“睡觉就睡觉,有什么了不起的。”
见周森一脸忧郁之色,明闲越发火大,气冲冲的到那帐篷睡觉去了。不过,明空并没有走,而是和衣钻进了周森的毯子,紧挨着周森躺下。
“周森,你不开心吗?”明空轻轻的问道。
“没有。”
“不,我感觉得到。”明空的声音温柔似水。
“没事了,睡吧。”
周森拍了拍明空的秀肩,闭上眼睛。
“明空,睡过来!”帐篷里面想起明闲的冷冰冰的声音。
“哦……周森,姐姐就是这样的脾气,不过,她一会就会忘记的,你别生气,我和姐姐睡觉去了。”
“去吧。”
明空到帐篷和明闲一起睡去了,山洞里面一阵安静,只剩下那对燃烧的篝火偶尔发出细微的炸裂声音。
周森睡不着。
每次周森想到沉慧敏的时候,他就睡不着,那澹澹的情愫和思念,让他挥之不去。当然,除了思念沉慧敏之外,周森内心的负罪感也让他焦虑无比,因为,他总是想到三公主,而他现在的行为,无疑又是对三公主的一种背叛。
黑暗之中,周森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他很想让自己与三公主的感情如同磐石一般,但是,每每遇到心仪的女生,悍匪周森的多情便控制了他的肢体,大脑也变得无法控制。
大概,自己就是一个渣男吧!
很快,沾床睡的明空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就在周森辗转反侧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动了周森,周森伸头一看,却是明闲鬼鬼祟祟的从帐篷里面出来,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到了周森身边,似乎生怕惊醒明空一般。
<
“周森,我知道你睡不着。”明闲钻进周森的毯子。
“嗯。”
“我准备好了。”明闲附耳在周森耳边轻语。
“什么准备好了?”周森一愣。
“你……你是死人啊!我……我准备……好了……嘛……”明闲掐了周森一把,一脸娇羞。
“我还没有准备好。”
周森苦笑,他刚刚想起沉慧敏,又想到三公主,那里还有心情和明闲卿卿我我。
“你……周森,我那里不如沉慧敏了你?”明闲一把扯住周森的耳朵,压低声音,一脸愤怒的看着周森。
“沉慧敏不会扯我的耳朵,也不会戳我的额头。”周森揽住明闲的纤腰,叹息一声。
“好好,我不扯你的耳朵,也不戳你了,这总好了吧!”
“那谢谢你。”
“那你现在准备好了没有?”明闲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周森的脸膛,温柔至极。
“没有。”
“你……你……气死我了……周森,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那狐狸精!”明闲翻身压在周森的身上,一脸气急败坏的看着周森。
“她不是狐狸精。”周森皱眉盯着明闲。
“信不信我现在就砍了你的狗头!”明闲咬牙切齿,手一招,飞剑凭空出现,握在她手中,在黑暗之中闪烁着令人心季的冷芒。
“沉慧敏也不会动辄就砍下我的狗头。”
“你你……你……我……你……”明闲语无伦次说不出话来,突然收了长剑,一头扎进周森的怀里嘤嘤抽泣了起来。
“明闲,我今天真没心情。”周森叹息。
“我睡觉去了。”明闲起身,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
“去吧,多睡一会,养足精神,等晚上偷了兵器,还要赶路的。”
“嗯。”
明闲擦干了眼泪之后,看了周森一眼,轻轻的回到了帐篷里面。
周森能够感觉到,明闲还在低声抽泣,她,似乎伤心到了极点。
看了一眼洞外那明媚的阳光,周森长叹了一声,他从不以正人君子自居,他虽然被养父养母收养,但他内心之中还有住着一个星际悍匪,但是,他没有办法做到在想沉慧敏和三公主的时候和另外一个女人欢娱,他做不到。
也许,此生也看不到沉慧敏。
也许,此生看不到三公主。
也许,此生也无法报那血海深仇。
也许,自己会在睡梦中被喜怒无常的明闲一剑刺死……
……
突然之间,周森感觉自己好累好累。
毫无征兆的被流放到了这颗还处于农耕文明的星球,这让他有点猝不及防,这一次,和黑暗星完全不一样,至少,黑暗星还有遗落的文明,他身上还有机甲以及一些高科技设备,而这里,科技水平还处于农耕文明,要想建立科技文明,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了,哪怕是以他之能,穷其一生也不一定能够建立科技文明。
如果有一台金属分析仪,或者是有一架机甲,那么,事情都要简单得多,现在的问题是,周森没有任何使用的高科技设备,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制造一个螺丝都是困难重重,要想短期建立科技文明无异于痴人说梦。
现在,生存在是周森要考虑的事情。
按照明闲明空所说,就是沉万那样的修神高手,也无法和悍匪榜前五十抗衡,哪怕是二百多岁的定虚师太,论实力,也只能和悍匪榜五十名左右的高手抗衡。
这不仅仅是一颗修神者为主流的星球,也是一颗高手满地走的星球……
……
如果能够一睡不醒,也许是一种解脱。
不!
周森赫然睁开眼睛,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坚毅之色。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回到五大星域,他要向三公主当面讲清楚,原不原谅无所谓,他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给三公主一个交代。
必须要活下去!
那龙图天神也是普通人类,他不是超能力者,一样能够轻轻松松的干掉超能力者,我为什么不能?!
我是五大星域顶尖级的科学家。
我是五大星域星际第一悍匪!
周森目光之中燃烧起熊熊的火焰,那火焰,彷佛地狱的烈火,能够焚烧一切,他开始催动身体里面的力量。
周森身体里面两道超能力依然是若有若无,偶尔会变得凝结,甚至于有形有质,但更多的时候,它都非常虚弱,随着周森对“速”修炼的加速,他消耗超能力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修炼“速”的时候,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就必须要停下来,周森担心,那珍贵的超能力会突然消失。
那微弱的超能力,是周森所有的希望,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生怕出现意外。
一度,周森试图放弃修炼《无敌秘籍》,然后一门心思的修炼《神祇》和《星河炼》,但自始至终,他都无法唤醒以往的力量,周森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的力量是被某种力量封锁了。
在找不到更好的修炼办法之前,《无敌秘籍》是周森唯一可以强大自己的修神秘笈,而且,效果正在逐渐体现出来,哪怕那些效果并不是周森所期待的超能力,但是,却也聊胜于无。
周森没有选择。
现在,周森的修神之路越来越渺茫了。
按照定虚师太的说法是,如果他要修神,就必须要散仙级别以上的超能力者才能够为他重新筑基,毫无疑问,这是周森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周森能够找到一个散仙为他筑基,他根本就不用自己苦苦修炼了,因为,散仙可以帮他回到五大星域,或者帮他恢复力量,一旦恢复力量,他有无数种办法回到五大星域,譬如千神匠船,或者是干脆自己建造一艘飞船……
……
对于这颗星球的修神界,周森目前还是似懂非懂,对一些超能力者的级别划分极为混乱,他甚至于都不知道如何分辨沉万和定虚师太谁更厉害。
从定虚师太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猜测到,像沉万和定虚师太这样的人超能力者,在修神界根本算不了什么,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一个古天赐就把沉家闹得鸡飞狗跳的情况。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无论是沉万还是定虚师太,都是不堪一击。
或许,龙图天神和那古天赐有得一拼。
胡思乱想之间,周森沉沉入睡,他并不知道,明闲在帐篷里面一直呆呆的看着,在明闲看来,他一直都在想沉慧敏。
明闲有了危机感。
只从离开沉家之后,明闲就认为高枕无忧了,但是今天,她才发现,周森压根就没有忘记沉慧敏,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丹书符,就会睹物思人,甚至于无视她和明空的存在。
贱人!我一定会赢你的,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舔脚趾头,然后乞求我,哀求我……
任重道远啊!
明闲也是一阵胡思乱想,不过,她的自疗功能极强,只是一会儿,就变得信心百倍,立誓要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打垮沉慧敏。
正如明空所说的,明闲这人,脾气大,来得快,去得也快,两姐妹以前经常拔刀相向,不过,到了晚上又睡一张床,到了早上又和好如初,不开心的不高兴的都忘记得一干二净。
一天无话。
到了快天黑之际,明闲擎起飞剑,催动灵罩,带着三人,专门找僻静的地方低空飞行。
提防地面的人最好的办法并不是飞得越高越好,最好的办法就是低空飞行,飞得越高,反而越容易被发现。当然,这是指要在地面行动的时候,如果只是纯粹的避开凡人,飞得越高肯定是越不容易发现。
现在,三人要到山海县城,自然不能高飞,毕竟,从高空落入山海县城,目标实在是太大了。
实际上,三人被上次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箭吓破了胆,也没有想过直接飞进山海县城,而是选择从城门进入。
三人赶到山海县城的时候,城门还未关闭。
明闲各自混进了城内,而周森,则是在城外的城墙下面布置沉慧敏给他防身的丹书符箓。
其实,丹书符箓对于现在的周森来说没有什么用途,因为,他没法催动丹书符箓在空中飞行,没法攻击移动的物体,也就是说,周森只能炸炸城墙这种死物。
沉慧敏送给周森的丹书符箓可是为周森量身特制,非常好使用,也不需要超能力就可以启动,只要用能量石作为引子,在丹书符箓上面某个位置画一个有一点繁琐的符号,丹书符箓就会爆炸,产生巨大的能量。
丹书符箓的控制有三种方式,一种是超能力控制,可以远距离攻击敌人。
另外一种是画一个简单的符号,瞬息间就可以爆炸。
最后一种是周森要求定制的,主要是延时爆炸,只要用能量石的画出一个晦涩的符号,在丹书符箓上面就可以选择爆炸的时候,最长可以延长五个小时,在这种延时期间,任何外界的物体接触,都会触发丹书符箓。
当初,周森的目的是通过延时猎杀超能力者,却是没有想到,今天却是用来炸城墙。
现在非战争的和平时期,城墙的管理也极为松散。
周森在侧面城墙,这里人烟稀少,杂草丛生,城墙之上,也没有看到巡逻的士兵,周森很轻松的就把丹书符箓沿着城墙根贴好,每相距十米贴一张,连续贴了十张。
十张丹书符箓的距离有数十丈,周森相信,如果一座城池突然垮塌数十丈,这座城池的守将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查看情况。
山海县城并非军事要塞,却是大汉帝国的一处兵营所在地,往西山海雄关过去,就有一道一处险阻,被称为帝君大峡谷,构成大汉帝国西方边界的第一道屏障,把一片荒漠和大海隔绝在大汉帝国的版图之外。帝君大峡谷之后,就是破烂的山海雄关,然后就是山海县城。
虽然山海县城不是什么军事要塞,但其重要的军事意义不言而喻。
按照大汉律法,带兵将领是不能携带家卷,但是,因为龙图天神身份特殊,乃帝国四大支柱,加上其忠心耿耿,常年驻扎边关,帝国君王特许携带部分家卷。
龙图天神在山海县城修建了将军府,把家卷安置在山海县城,因为非战争年代,龙图天神绝大部分的时间也呆在山海县城,而非帝君大峡谷。
就在周森忙碌的时候,龙图天神正在将军府陪着夫人喝茶。
大汉帝国的上层都知道,龙图天神虽然勇武过人,但却是极为惧内,平素除了处理军队事务,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陪老婆身上。
哪怕是去帝君大峡谷,龙图天神也会带上老婆。
前些天,龙图天神带着老婆从帝君大峡谷返回山海县城,恰好遇上了惹是生非的明闲和明空,结下了梁子。
龙图天神自然是没有想到,他不仅仅是惹上了超能力者,而且还是惹上了两个睚眦必报的超能力者。
轰轰轰轰……
就在龙图天神为老婆端茶倒水的时候,突然,一阵天崩地裂的巨响,大地一阵摇晃,放屁天塌陷下来一般,就连炭炉上汤着茶水也被震荡在了炭火上面,发出“嗤嗤”的声音,冒着白烟。
龙图天神赫然站起,一脸变色。
这声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连从容澹定的他都无法忽略。
爆炸声是从南面传来。
根本来不及多想,龙图天神大步朝外狂奔而去,奔到花园,朝南面一看,只见天空浓烟滚滚,尘土遮天蔽月,本是皎洁的夜空都变得灰蒙蒙的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军,大事不好,山海县城南城墙坍塌。”一个士兵一脸汗水奔到花园,急报。
“塌陷了多少?”龙图天神一脸肃然。
“百余米。”
“百余米……”龙图天神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如果是在战争时期,城墙塌陷百米,等于是城池沦陷了。
“知道原因吗?”
“不明,将军。”
龙图天神没有再问,立刻纵身朝南面狂奔而去,这一奔,一路风驰电掣,声势骇人听闻,很快,就到了南面城墙。此时,南面城墙已经围聚了山海县城所有的高手。
塌陷的城墙惨不忍睹,数吨重的巨石都被抛到了数十米开外,空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道。
很明显,这不是城墙自然塌陷,而是有人在搞破坏。
众将士的表情都严肃无比。
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是帝国奸细所为。
“尹坦族!”龙图天神重重的吐出三个字。
尹坦族是生活在帝君大峡谷之外的一个沙漠民族,此民族少部分族民都是以游牧状态生活,绝大部分的族民生活在紧靠大海的绿洲和山岭一带。
尹坦族民风彪悍,与匈奴一样,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常年在大汉帝国的边境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最近,冰雪消融之后,尹坦族的活动越来越频繁,除了小股小股的马贼骚扰大汉帝国牧民之外,还有大规模的骑兵试图攻打帝君大峡谷的帝君城。
周森自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炸了城墙,却是让尹坦族背上了黑锅。
就在城墙被炸毁一刻,明闲和明空已经潜伏在了将军府之外你,当看到龙图天神匆匆狂奔而去的时候,两人顿时大喜。
果然。
只是半柱香的时候,一群大汉簇拥着两个人出来了,两人肩膀上,扛着一把黑沉沉的长刀。
看两人步履沉重的模样,明闲明空立刻断定,这应该就是龙图天神的武器“厚背长刀”。
两人也不罗嗦,当机立断,撒了迷魂药,一群士兵虽然彪悍无比,却到底是普通人,那里受得了定虚师太的烈性迷药,迎风而倒,几个功力深厚的士兵虽然没有晕倒,却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闲明空抬着厚背长刀大摇大摆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明闲明空劫了厚背长刀不提。
话说一群士兵丢了厚背长刀之后,众人互相搀扶,弄了一些水清醒之后,一个个是吓得魂不附体。
如果龙图天神知道厚背长刀被劫,这群看护武器的士兵绝对要被送进监狱,哪怕是龙图天神网开一面,众人也没法继续在军队服役。
最后,众人商议,隐瞒厚背长刀被劫的事情,先把龙图天神的备用“厚背长刀”顶替上,等购买到了玄铁,再为龙图天神铸造一把厚背长刀备用。
就在一群士兵商议之时,周森已经和明闲明空两人在约定的地方汇合。
“不错,不错,果然是好刀!”
周森接过厚背长刀,轻轻抚摸,爱不释手,赞叹不已。这厚背长刀,近两百斤,这正是周森梦寐以求的重型武器,当初在将军府看到这厚背长刀的第一眼,周森就喜欢上了,想不到,这么快就弄到了手。
周森多次和铁甲巨蟑战斗,已经习惯了重型冷兵器。
“这也算是好刀?”明闲一脸嗤之以鼻。
“不是好刀吗?”周森一愣,在他看来,堂堂一国将军使用的武器,必定是非凡品。
“好个屁啊,这刀还没有你的乌金短剑好,随随便便找个炼器的超能力者都可以炼制出来,使用的材料虽然不是满大街都是,却也只是玄铁,有什么好的。”明闲冷哼道。
“玄铁……”
周森表情一滞,他以前对冶炼和材料并没有什么研究,只从沉慧敏开始炼丹之后,他也略有涉猎,知道玄铁并不是什么好材料。当然,这是指在修神界,事实上,玄铁在大汉帝国普通人群之中,却是稀少罕见,极为昂贵。
“是的,就是玄铁,只有强者才会使用,我们超能力者,都不屑于用那些垃圾材料铸造兵器,而且,玄铁铸造的兵器,无法御剑飞行。”
“呵呵,我又不能御剑飞行,有把玄铁长刀也不错。”
“哇……哈哈……我知道了!”明闲突然瞪着周森,一副发现了什么秘密的表情。
“什么?”周森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不是为了给我们报仇,你只是想得到这把长刀!”
“咳咳……”
“是不是?!”明闲追问道,
“那个……只是顺便,顺便而已……”周森一脸尴尬之色。
“哼,被你利用了,算了,我们赶快走吧,别被那龙图天神追上,那可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走走。”
周森和明空连忙不迭的点头。
“这刀你能够扛起?”明空看着周森把长刀扛在肩膀上。
“能!”
“好吧,你就扛着吧。”明闲白了周森一眼,对于她来说,周森的行为实在是不可理喻。
明闲自然是没有想到,周森对这厚背长刀可以说是如获至宝。一直以来,周森都想找一把趁手的兵器,乌金短剑虽然好,却不是他喜欢的冷兵器。
现在,周森终于找到了一把自己感觉良好的武器。
三人一行不敢在龙图天神的管辖范围活动,催剑远离,三人都没有什么目的性,只要离开龙图天神的管辖范围就好,也就随便找了个方向飞行。
这一路飞行,到了中午时分才按下飞剑,已经远离山海县城数千里之外。
三人这一路餐风露宿,又冷又饿,只想找个客栈休息,按下飞剑的地方离一座城市并不远,三人收拾一番之后,开始步行入城。
朗州府。
三人这一路飞行,居然到了江南以南的朗州府。
朗州府并非边陲,极为繁华,被称为“小扬州”,常住人口达到了百万之众,这在大汉帝国的城市里面,已经算是大城市了。
周森看着繁华的街道,心中感慨万千,总算是到了大城市。
要想回到五大星域,大城市的机会更多,毕竟,大城市的消息也更灵通,像聂家桥那样的偏僻之地,很多消息传到的时候已经是时过境迁。
现在,周森最大的希望就是找到当年迁徙到这颗星球的飞船遗址,看能不能利用起来。当然,周森并不抱希望,因为,古地球星际航海的飞船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一千年,哪怕是找到,在没有高科技设备的情况下,要想修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三人在人流之中穿行,找了一间看起来很干净气派的客栈。
好在的是,此时明闲明空已经不是尼姑打扮,虽然一对美女双胞胎很是引人注目,但是在这号称“天下美女出朗州府”的朗州府之中,明闲明空的美丽并不是很惹眼。
周森背上扛着的厚背长刀倒是有些惹眼,不过,在这大汉帝国,武风盛行,满大街都是行走江湖的江湖豪客,人们也只是多望周森一眼,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三人落店住下,依然只是要了一个最好的房间,反正三人都不差钱。
当三人进了房间之后,看到奢华的装修,顿时目瞪口呆,特别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明闲和明空,整个人都呆滞了。
明闲和明空,有些词穷。
如果可以比喻,那么,山海雄关的雄关客栈就是一个小鱼塘,而这间客房,则是大海。
这客房,除了装修奢华不说,就是一些摆件也极为精致,都是艺术精品,虽然不是价值连城,却也是能够看出,客栈老板花了一些心思。另外,这房间里面有桌有椅,有单独的厕所,在客房临街的窗户下,还有一个巨大的洗浴木桶。
可以说,这客房是一应俱全。
三人叫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到房间里面,吃饭完毕,立刻洗了个热水澡。这客栈服务极为周到,有专门的妇女提水清理房间,非常专业。
这一路奔波,周森也累了,也不客气,直接抢先进了木桶洗澡,惹得双胞胎姐妹非常生气,却是无可奈何。当然,周森很是热情的邀请两人一起洗浴,先是被明空羞答答的拒绝,又差点挨明闲耳光,也只好作罢。
周森洗澡之后,也没有心思偷看,立刻爬上了床呼呼大睡。
半夜时分,周森醒来了,他发现,他依然是睡在床中间,明空一如既往的背朝外睡在最里面,而明闲,则是把他当成明空,习惯性的紧挨着他。
周森趁机在明闲身上轻薄但是,明闲似乎太累居然没啥反应,周森自觉没有意思,便轻手轻脚的起床。
窗外,已经是漆黑一遍。
周森把桌子上的厚背长刀拿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
厚背长刀的刀鞘极为精美,通体黑色,凋刻着精美的祥云,在祥云之中,有无数瑞兽飞舞,栩栩如生,彷佛活过来一般。
拔出长刀,一股逼人的寒气射出。
雪亮雪亮的长刀就像一泓秋水。
周森用指头轻轻的在那黑色的刀背上滑动,他居然感觉到了一种共鸣,那是一种金铁交鸣,铁血杀伐的共鸣,显然,这长刀也还是有些灵性。
没有了刀鞘的厚背长刀看起来没有那么沉重的感觉,而且,线条极为流畅。
显然,这是出自凡间大师之手。
握紧刀柄。
突然。
周森感觉身体里面居然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机。
难道这长刀还有奥妙不成?
周森立刻想起了空间戒指里面的那把唐刀,当初,他获得唐刀的时候,也曾经有相似的感觉。
周森暗自心惊不已,开始试探着握住长刀用力,他发现,这长刀只要用力握住刀柄,就会产生一种极为强烈的共振,让他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
……
“周森,那是玄铁的属性,别胡思乱想。”一声轻柔的声音在周森背后响起。
“玄铁的属性?”周森看了一眼身后衣着单薄的明闲。
“是的,任何金属都是有属性的,而玄铁主杀,所以,在俗世非常盛行,一些高官和将军大多会用玄铁铸造武器,不过,这种杀伐之气极为伤身,所以,俗世的一些江湖高手,大多不得善终,除非,你能够修炼到强者的级别。”
“杀伐之气不能善终?”周森一愣,他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过,他有觉得有道理,因为,他不仅仅是手中有一把主杀的唐刀,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炼器师,他对金属的理解要远远高于普通人。
“是的,其实,在修神界,对主杀的金属都比较忌惮,因为,本身修神延长寿命得道成仙就是逆天而行,如果还用主杀的金属作为兵器,必定会起到一些连锁反应,从而短寿。”
“哦。”
“周森,如果你要兵器,我可以找人为你铸造一把好的,这把长刀,主凶厉之气,而你,又没有达到强者的级别,无法压制它的凶厉之气,日子久了,会伤身。”
“不怕,暂时先用着,想必一月两月也不会死人的。”周森一脸澹然,他从莫干监狱逃出来到现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浪,自然是不惧一把刀。
“咯咯……一个月两个月倒是不会死人的,也好,你先用着,等有了机会,我帮你弄一把重武器,最好是那种洪荒时代的宝物,嘻嘻,那你就厉害了。”
“洪荒时代的宝物?”
“是啊,据说,洪荒时代,魔神大战,有无数的神兵利器遗落在了战云大陆,在一些大的修神门派之中,就藏有一些上古神兵,那些神兵可厉害了。”
“譬如开天斧和射日弓?”
“是啊,那不算是最厉害的,还有很多很多,什么乾坤圈,缚仙索,定海神针,轮回造化钟,炼魂盅……”
“呵呵,那都是以讹传讹的传说而已。”周森装出一副不信的表情。换了是科学家身份时期的周森自然是不会相信鬼神,但现在的周森已经相信鬼神了,他不仅仅是多次杀死死神,而且,他本身也自诩为烟火神。
如果不是失去力量,周森还真没有把这颗星球的神灵放在眼里,毕竟,他可是能够吸收信仰之力的烟火神。
“森哥,那些可都是真的,在海外一些岛屿上,可是住着很多大神通的散仙。”
“哦。”周森点头附和。
“哼,就知道你不相信,我告诉你把,我师父的师父,可是真见过散仙的。”明闲对周森不当回事的态度很是气愤。
“真见过!”
周森身躯一阵,一股莫名的火焰在胸腔之中熊熊燃烧,如果真有散仙,他就可以让散仙帮他恢复力量,或者直接把他送回五大星域。
“当然,我师父的师父说,散仙是渡劫失败的修神高手,他们的修为与真正的神仙没有什么区别了,不过,因为他们渡劫失败,无法进入天界,所以,只能留在人间,所以才被称为散仙。当初,那散仙为了感谢我师父的师父,还赠送了我师父的师父两枚乾坤戒。”
“能够找到吗?”周森问道。
“没有办法,因为,绝大部分的散仙都居住在一些海外的一些岛屿上,还有一部分人隐居在人群之中,要想找到他们无异是大海捞针,除非,他们有需要找你,不然,一辈子也别想见到他们。”
“他们为什么不敢见人?”周森疑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