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女频频道 > 拜托了做我的手办模特吧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忘不了情(2)

觥筹交错的拍卖会现场,人们举着酒杯笑容满面的进行着交际,不管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过每个人都像见了自己最亲密的人一样亲切的问候着,然而整个酒会上,最为引人瞩目的,就是夏浅年所在的交际圈了。

自从收下了陈奈这个弟子之后,凭借着陈奈那一幅幅出色的画作,夏浅年的社交地位频频上升,以前那些他不敢去随意攀关系的人如今都主动的来找他说话,联络关系,这极大的满足了他的攀比心,这让他无比的春风得意,脸都要笑歪了。

“夏老弟啊,听说你也参加了这次的拍卖?”说话间,一名大腹便便的胖商人端着酒杯来到夏浅年身边打探消息。

闻言,夏浅年哈哈大笑,与胖商人碰杯,神秘地说道:“这次的拍卖会,我可是拿出了底牌。”

“底牌?那我可得好好的期待一下了。”胖商人哥俩好似的拍拍夏浅年的肩膀,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之后就渡步离开了。

夏浅年唇角一勾,明白自己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力,胖商人叫王大海,名字虽然土但却是国内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而最近也不知为何开始附属风雅起来,频频出入各种书画拍卖会一掷千金,这次的拍卖会,夏浅年就是冲着他来的。

看时间已经差不多,酒会中的人群开始渐渐散去,涌入拍卖场,夏浅年理了理自己的西装,也独自迈进了拍卖场,台上正摆着一画框,画框上盖着白布让人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人群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讨论者画布之下会是那名大家的名作。

夏浅年微微一笑,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他自然知道台上摆着的是什么,画布之下正是自己这次拍卖会带来的拍品,和王大海打通关系的桥梁,陈奈的巅峰之作《马提尼花园》。

夏浅年脸上挂着高傲的笑容,让一直关注他的人对台上的拍品有了猜测,果然,主持人拉下画布,报出了这幅画的名字。

“应夏先生的要求,我们的第一幅拍品,就是夏先生爱徒,陈奈所画的《马提尼花园》!底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拍卖,开始!”

人群向夏浅年投来瞩目的目光,夏浅年矜持的笑着,对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非常受用。

开始拍卖了,显然,这幅画带给了他们极大的惊喜,价格正以坐火箭的速度向上攀升着,但其他人的加价都不重要,夏浅年的目光紧紧盯着王大海,这才是他今天最主要的目标,这幅画的拍卖马上就结束了,然而目前为止王大海都还没有举起牌子,夏浅年的心悬了起来,该不会,这王大海对这幅画并不感兴趣把?

正当夏浅年屏息之时,王大海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拍卖会开始似的,他终于举起属于自己的拍子,喊价道:“一千万。”

场中瞬间寂静,这个价格比起现在的价格足足多了三百万,而王大海居然第一次叫价就加到了目前无人可及的高峰上,不得不让人感叹,人们正惊叹于王大海的财大气粗之时,夏浅年也将快要跳出喉咙的心给按回了肚子里,他举起酒杯向王大海示意,两人相视一笑,像是达成了什么默契一般。

接下来的拍卖会对于夏浅年来说就没多大的意义了,但为了和王大海搭上关系,他还是一直在原位枯坐到散场,拍卖会一散场,还不等夏浅年主动上去搭话,王大海就举着酒杯过来了,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见到夏浅年之后便开始和他称兄道弟起来。

“夏老弟啊,这年头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那个徒弟,距离你也差不了不远了吧?”

夏浅年一脸谦虚,说道:“奈奈天赋很好,假以时日超过我绝对不成问题。”

“哈哈哈!”王大海仰天大笑,给夏浅年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说道:“夏老弟,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哥帮忙的就尽管提,只要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其余的问题,哥都帮你解决了。”

夏浅年接过名片,郑重的放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这个动作让王大海对他的印象更好了一些,他拍拍夏浅年的肩头,大步离开了,在他的身后,夏浅年轻轻抖去肩头压根不存在的灰,眼中带着不屑的看着王大海远去的背影,厌恶道:“农村人,真以为穿上貂就成太子了?呵。”

但不管怎么样,和王大海搭上关系就意味着他的计划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想到这点,在这之后,夏浅年的心情极好,再想到还在医院躺着的这次的最大功臣陈奈,夏浅年觉得现在是个机会,便带上合同和水果,往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夏浅年打开病房,意料之中的看见了守在陈奈病床前的夏晓雨,见到是夏浅年打开病房门,夏晓雨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出声打扰,而是静悄悄的继续削着自己手上的苹果,陈奈还处在昏昏沉沉之间,连来人是谁都分不清楚,只能勉强辨别一下名字,看见陈奈是这种状态,夏浅年心中一喜,心下有了主意,他忙将水果放下将陈奈摇醒,拿出合同递给陈奈,柔声哄道:“奈奈啊,老师需要你帮我签下这份合同。”

听见是老师需要的,陈奈二话不说就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连合同的内容都没看,夏浅年捧着陈奈签名的合同兴高采烈,对陈奈这突如其来的病感到了十二分的满意,连对着夏晓雨的态度都好了很多,甚至主动的问他吃不吃水果,而一旁的夏晓雨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说不出自己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感觉,该是无动于衷吗?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父亲坑骗,可想到陈奈心中始终装着的另一个人,夏晓雨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马提尼花园》的事,我知道了,你不告诉奈奈实情吗?”夏晓雨叫住让陈奈签完合同之后转身就走的夏浅年,冷漠的问道。

夏浅年转过身来,皱眉看着这个他陌生的儿子,不耐烦道:“夏晓雨,既然你是我儿子就给我懂得不要多管闲事。”

夏浅年明白,唯独这种事,夏晓雨是绝对不会告诉陈奈的,如果他还爱着陈奈的话。

夏晓雨勾起唇角,低下头不说话了,眼中一丝嘲讽一闪而过,也不知道是在嘲讽夏浅年,还是,在嘲讽他自己。

转身离去的夏浅年可没想这么多,陈奈生病这件事对他而言就是天大的好事,向来不吃软也不吃硬的陈奈现在居然听话的签下一份份的合同,杀伐果断,完全不像之前倔强拒绝了他的陈奈。像是找到了和陈奈沟通的正确姿势,接下来的日子里,夏浅年每天都雷打不动的来看望陈奈,当然,手里总是拿着一份需要陈奈帮忙签字的合同,而陈奈在昏昏沉沉之间也只能任由他摆布,连自己签下了什么都不知道。

夏晓雨一直看着父亲的所作所为,从一开始的无动于衷也开始渐渐觉得对不起陈奈,但事已至此,除了等待陈奈醒来,他也做不了什么了。

放任父亲的所作所为,他究竟...做对了吗?夏晓雨在心中这样质问着自己。

他找不到答案,又或许是他找到了答案,但不敢承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