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女频频道 > 拜托了做我的手办模特吧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回家(2)

陈奈承受不来这样的热情,早早的找了一个理由躲房里去了,七大姨八大姑见找不到炮轰的目标业绩歇了战火,无聊的回家了,但也有嘴贱的不屑道:“回家?什么回家,要我看准是在城里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

陈母和陈父二人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担忧,陈奈不对劲,他们从见到陈奈的第一面就知道了,他们的女儿是什么样难道他们自己还不清楚吗?陈奈现在这个样子绝对是因为发生了什么。

然而陈奈绝口不提自己在都市里的遭遇,对一切都守口如瓶,父母想去安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直到陈父想起来夏晓雨的电话,两人抱着期待的心情拨通了夏晓雨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夏晓雨疲惫的声音。

“喂?”

“你好,你好,你是之前在医院的时候陪着我们家奈奈的夏晓雨吧?”陈父没有想到电话会这么快接通,呆愣了一瞬间后极快的询问着夏晓雨。

电话那头的夏晓雨传来一阵沉默,我们家奈奈,医院,他现在已经明白电话对面那人是什么身份了,想到夏家对陈奈做出的事,夏晓雨就无脸面对陈奈的父母,但想到现在复杂的情况和陈奈冲动的性格,夏晓雨知道自己要和他们说清楚比较好。

陈父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对面的回答,当他正以为打错电话的时候,夏晓雨回答了她的问题。

“伯父您好,我是夏晓雨。”

陈父眼睛一亮,还没得及把疑问说出口,夏晓雨就已经告诉了他们现在的情况。

“伯父,接下来我说的话,请您务必要认真对待。”

“您千万要劝住奈奈,不要让她重返都市,千万不能!”

夏晓雨的语气真诚,这让陈父感到了不解,他的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身旁的陈母也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电话那头的夏晓雨解释着原因。

“夏家出事了,之前和夏浅年谈好合同的客户付款之后却得不到奈奈的作品和反馈,他们找上了门,认为自己受到了欺骗,夏浅年他......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奈奈的身上。”

“现在那些客户商讨无果,决定要......起诉奈奈了。”

“夏浅年......是我的父亲,对不起。”

夏晓雨的声音十分疲惫,但说得十分真诚,说完这句话,电话就被夏晓雨挂断了,陈奈的父母面对着忙音的电话一脸的不知所措。什么叫夏家出事了?什么叫把责任全都推到奈奈身上?什么叫起诉奈奈?

陈奈的父母已经被夏晓雨话中极大的信息量给砸晕了,他们是知道夏浅年的,因为陈奈总是提起他,说夏浅年是她的恩师,还说夏浅年在帮她商谈客户,连上次奈奈进医院都是因为夏浅年的原因。

想到这个人,陈奈的父母不由得咬牙切齿,他们都不是傻子,结合这个情况来看就知道陈奈突然回家是因为什么原因了。被一直信任着的恩师欺骗,最后只能一身狼狈的回家避难了。

而另一边的夏家大宅也是一片混乱,当夏浅年开始打不通陈奈的电话之后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夏晓雨前去陈奈住的地方找人时也只看到一地狼藉,活像是被土匪打劫似的,夏晓雨当时都快报警了,然而他却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画着中指的纸条,他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陈奈做的,而陈奈,已经离开了。

那一瞬间,夏晓雨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是悲伤难过?还是庆幸?庆幸陈奈挣脱出了这个牢笼,悲伤自己和陈奈估计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夏浅年也通过家里的佣人得知了陈奈来过的消息,从夏晓雨那知道了陈奈已经离开的他十分愤怒,狂暴的又摔了一套茶具,夏晓雨对于这样的画面已经免疫了,夏浅年已经不知道摔过多少的东西了,这样摔一下就能冷静下来也挺好。

但很快,夏晓雨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他的父亲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他明明也知道的,但却在陈奈离开的那一瞬间还是会感到庆幸,而现在,彻底抛弃陈奈的夏浅年,将合同的责任全部推到了陈奈的身上,夏晓雨即便知道也做不了任何事,那些合同的确都是陈奈签的字,即便是他也回天无力。

夏晓雨再度和夏浅年爆发了争吵,争吵的内容还是陈奈。

“夏浅年!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奈奈身上!”夏晓雨怒视着面前正悠闲的喝着茶的父亲,额头上青筋直跳,就像是一直暴怒的狮子。

“夏晓雨,你是我儿子,是谁允许你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的?”夏浅年慢悠悠的喝着茶,毫不在意的纠正着夏晓雨的语气问题,现在将所有的问题都推给了陈奈的他,简直无事一身轻,没了陈奈的存在,他也不必再伪装,大摇大摆的暴露着自己的真实性格。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夏晓雨的黑眸中酝酿着风暴。

“问题?”夏浅年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那需要什么问题,陈奈跑了,逃跑了你懂吗?这些问题我不推给她我推给谁?你吗?”

说着,夏浅年不屑的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眼中嫌弃的情绪不能再明显。

“得了吧,就你那个水平,还达不到和这些人签约的地步,合适的替死鬼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奈。”

“奈奈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合同的存在。”夏晓雨站在原地,双手握紧成拳,眼神凌厉的像把刀子,直直的刮向无知无觉的夏浅年。

“不知道?得了吧,这些合同上面可是她的亲笔签名!”夏浅年洋洋得意的说着,他抬眼看了一下窗外的黄昏,说道:“夏晓雨,我警告你,不要做多余的事。”

夏浅年的眼神十分阴森,就像是一条待在阴影里的蛇,随时随地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扑上去向猎物灌注自己的毒液。而陈奈,就是这个不幸的被他选中的猎物。

夏晓雨站在原地,被他阴森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人生头一次在这个父亲面前说不出话来,他退后一步,深深的看了夏浅年一眼,选择离开。

夏晓雨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做这么卑劣的事,两人不欢而散,深夜,夏晓雨接到了那个陌生来电。

“喂?”夏晓雨接通了电话,他的声音十分疲惫,电话那头的人则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你好,你好,你是之前在医院的时候陪着我们家奈奈的夏晓雨吧?”

夏晓雨瞬间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听着楼下传来的夏浅年和客户商议的声音,夏晓雨疲惫的闭上眼,心底的愧疚排山倒海的涌上来,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告诉陈奈的父亲真相,至少,他还是不想陈奈直面这些残酷。

如果可以,我想做为你遮风挡雨的擎天巨树,但没有这个选择,我只能做推你入火坑的毒蛇,即使不能爱,起码你还有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