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女频频道 > 一胎三宝两个爹 > 第三十九章 当我们后爹吧


  轻浅和瑞夜以及西门分开已经有二十多天了,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轻浅母子四人和古耀宸带着的三名下属,前往第一个目的地,是除了皓日的京城之外,有着‘小京城’之称的封武县。
  封武县地处三国交界的中心,更是三国商业交易的繁荣之地,这里不仅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更是风景游览的圣地。
  一行人,轻浅和三个孩子乘坐一辆大马车,古耀宸以及两名手下各自乘坐马匹,另一名男子驾车,古耀宸在前面开路,两名手下,古青和古成两人在马车的两边,对轻浅们所乘坐的马车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此时已经进入炎热的六月,虽然母子四人坐在能够遮阳的马车里,但还是能感到一阵阵迎面扑来的热气浪。
  炎儿坐在舞儿的旁边,用手捏了一下舞儿那滑滑嫩嫩的小脸,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
  “娘,这里好热啊!现在才刚刚六月初,就热成了这个样了,等我们几个在这里呆上一两个月,咱们绝对都会被晒成盟主古叔叔那个样子了,我和墨儿到没事,男子汉嘛,越黑越有男子气概,娘和小妹可就要遭殃了……”
  舞儿很是不满的一下挥开大哥的手,狠狠的瞪了一眼笑得很是欠扁偷袭她脸颊的坏蛋,突然间,她灵动的眼珠子一转,嘴角勾起一抹嘲笑的坏坏笑容,然后决定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胖乎乎的双手,伸向大哥笑容还没有退去的俊脸上,捏住两边的腮帮子,往两边狠狠的拉扯着,并对大哥说道:
  “哼……我和娘可是天生丽质的大小美女,才不会向你这样,太阳一晒就黑,人家古叔叔可是个成年男人,晒得黑,那叫有男人味,你一个小屁孩晒成古叔叔那个样子,只能被人看成是挨饥受饿的难民小乞丐罢了,得意个什么劲啊!”
  舞儿牙尖嘴利的反驳着。
  “你……你见过像我这么有钱的难民小乞丐吗?睁开你的双眼好好的看个清楚……”炎儿挣脱出妹妹的魔掌,然后拿起一旁小木箱子,快速的打开后,指着里面闪耀着银色白光的银子底气很是十足的说道。
  “舞儿,大哥说的不错,那有像他这么富裕的乞丐啊!我觉得等大哥晒黑了,最多看上去救像个手里抱着银子,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导致营养不良的抠门‘葛朗台’罢了……”墨儿在一旁神情正色的对着大哥和小妹说道。
  炎儿本来在听到二弟替他说话时,脸上刚刚挂起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便瞬间被二弟接下里的话给气得僵住了。
  炎儿知道,平常自己对付其中一个都不一定能赢,这次他们两人连手,自己就更加不是对手了,于是只得假装委屈痛哭的对着自己娘亲求援。
  “娘……墨儿和舞儿联合起来欺负我,还说我是‘葛朗台’,他们真是太没有良心了,我这个当大哥的对他们那么好,他们居然还要污蔑我,诋毁我,欺负我,我不活了……不活了……娘你要替我报仇才行……”
  这孩子只要一听到任何新奇的言语,或者看到好笑的场景,就喜欢依葫芦画瓢的演给他们看。
  就前几天路途上,看到一个女人对着自家男人撒泼,上演不活了的戏码,炎儿这几天便时不时的抽风一般说上几句。
  轻浅听到炎儿这话,顿时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神情很是气愤的望着炎儿,这几天,她和舞儿母女两个,和墨儿打赌,已经输了三次了,身上最后一点银子在这一次炎儿故技重施之时,输的一文不剩了。
  炎儿的话刚说完,轻浅和舞儿便嘟起嘴,从怀里掏出钱袋,然后忿忿的瞪了墨儿那得意不已的脸庞,那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让母女两个有种想要过去狠扁一顿的冲动。
  “怎么样,娘,小妹,我说的不错吧!大哥绝对又会使出这一招,你们两个输了,赶紧掏银子出来,掏银子出来……”墨儿丝毫不把娘亲和妹妹的威胁表情看尽眼里,兴奋的催促说道。
  “拿去,都给你了,一点也不剩了……”舞儿气嘟嘟的连同钱袋都扔给了二哥。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串通了故意来骗取我和舞儿银子的……”轻浅顿时怀疑的望着墨儿和炎儿说道。
  还不等墨儿回答,炎儿便有了实际的行动反应。
  炎儿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副顿时心中明了的表情,气得整张小脸通红,用手指颤抖的指着面前三人说道: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居然又那我来当赌注,不行,你们要给我分红才行,这些银子应该分我一份……”
  墨儿赶紧出手准备把桌子上的银子抢过来,却不料炎儿已经整个身子猛的铺了上去,顿时抢走了一半。
  “大哥,这是我的银子,你怎么能抢……”墨儿也跟着整个人扑了上去,兄弟两个头挨着头。
  看似硝烟弥漫的兄弟两个,却在自家娘亲和小妹看不见的地方,相互对着彼此眨了一下眼,眼中满是得逞的狡诈微笑。
  “哼……抢到了就是我的……”
  炎儿拿着手中的银子,赶紧避开墨儿前来抢夺的手,快速的回到装银子的木箱边上把银子放了进去然后锁好并紧紧的抱在怀里。
  整个过程,几乎在眨眼间般完成,让轻浅三人震惊不已的看着笑得一脸得意的炎儿。
  “哟!大哥,这短时间你跟着古叔叔练功,看来进步很大啊!”
  “大哥好厉害,这速度比原来提高了不少……”
  墨儿和舞儿望着炎儿欣喜的感叹说道。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你们的大哥是谁?”炎儿很是臭屁的自夸道。
  前面的古耀宸在听到马车上孩子有提到他时,顿时便唤来守护在轻浅右边马车的古青,两人调换了一下位置,然后来到马车边上,想听听三孩子究竟在谈论他什么。
  虽然凭借他的功力,在马车前面想要听到三人说什么,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想亲眼看看三孩子活跃的玩闹场景。
  一路上走来,由于他们一行人的装备和穿着,很是普通,所以也就没有找来过多的贼人窥视,只是遇上了两拨不开眼的蹩脚山贼,还没有等他出手,就被三孩子轻而易举的整的哭爹喊娘,跪地求饶,最后不仅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还被炎儿那个财迷的家伙拿走了所有的银子。
  打劫不成,反被抢,那些山贼可能遭遇了这一次,绝对会一个个金盆洗手准备改行了,实在是这三个小恶魔折腾人的本事,让那群人太过于惊心动魄,记忆深刻了。
  想到这里,古耀宸不仅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驱马走到马车敞开的窗户前,笑着询问道:
  “你们几个小家伙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说古叔叔好帅,黑帅黑帅的,很有男人味……”舞儿率先开口调侃的俏皮回答道。
  “他们在嫉妒,嫉妒名师出高徒我,嫉妒我晒黑后,会像古叔叔一样帅气有男子气概……”炎儿也跟着说道。
  墨儿虽然没有说话,却笑眯眯的望着古耀宸。
  猛然间听到三个孩子当做轻浅和自己的面如此打趣,古耀宸那黝黑的俊脸上,顿时感觉一片火烧火燎的热辣,虽然黝黑的皮肤能很要的掩饰此刻的窘迫,但是轻浅几人还是从他那红头的根儿子看出了他此刻内心的尴尬和无措。
  “还真是个纯情的男人啊!被小孩子短短几句话就给弄得面红耳赤,在三妻四妾的古代,早早就尝尽女人的男子,古耀宸还真是算的上是个稀有动物,他本人既优秀,长得又好看,身价背景也挺不凡的,为什么就会如此单纯呢!看他的年纪,好像也不小了,至少也有二十好几了,为什么就没有成亲没有女人呢?难道……”
  轻浅双眼直直的注视着古耀宸,在脑海里暗自想着并寻找着答案。
  三孩子看着自己娘亲那紧紧注视着古叔叔,而古叔叔满脸羞红且不自在神情,三孩子相互望了彼此一眼,然后心中产生了同意个想法,然后三孩子视线齐齐对上古耀宸,眼里有着审视,探寻和防备,古耀宸被孩子们以及轻浅那火辣的视线给看的好似浑身如同针扎了一般的不自在,只得假装看了看天,然后赶紧开口说道:
  “咳咳……那个……现在已经快正午了,越来越热,不是有利于继续赶路,咱们就在前面那几棵大树下歇脚用完午膳后,休息一个时辰咱们在继续赶路怎么样?”
  古耀宸的话,终于让母子四人收回了那赤裸裸的专注目光,他顿时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轻浅恍然回过神来后,终于响起了古耀宸刚才说的话,然后赞同的跟着说道:
  “啊……喔……就听古大哥你的吧!现在也确实太热了,咱们在马车上都觉得快要热得受不了了,你们在外面想必更加的难受……”
  “终于可以下马车休息了……”
  “好耶,能有饭吃了,好饿呀!”
  孩子们欢呼了起来,展现出了这个年纪本来有的活泼,古耀宸看着此刻的三孩子,怎么都不能把刚才那咄咄逼人的三道视线给联系在一起,要是不知情的人,还真是会被这三个小家伙的伪装给骗了过去。
  真是羡慕轻浅居然能有三个如此可爱的孩子,古耀宸在心中暗自羡慕的想到,同时,两个男人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失落。
  听到孩子们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古耀宸赶紧收起心中那惆怅的思绪,驱马朝着树林奔去,率先查探一番看看有无为什么潜在的危险。
  当确定了安全后,轻浅的马车也很快就过来了,一行人手脚麻利的铺好轻浅准备的野餐布,然后拿出县城的糕点和干粮悠闲的吃起来了。
  阴凉的树下,伴随着一阵阵微风吹来,很是舒爽,三孩子和轻浅吃完之后,便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逐渐由远至近的朝他们这方过来,众人立刻一个个防备起来,而马队里的人,在看到大树下居然早已有人时,也顿时暂停了下来,为首马匹上的人和身后的人窃窃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众人便继续驱马继续前行。
  只见一行二十多个马匹上的人,很快便到了轻浅们所在的这几颗大树前一个个下马下走过来。
  这一行人,一个个均是身材魁梧高大,面色黝黑,古耀宸的肤色和这些人简直就没有可比性,这些人脸上皮肤毛孔处大,干燥,就如同高原上生活的居民一般,且浑身散发着狂野彪悍的气息,一看就知道个个武艺不凡。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男人,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个子,黝黑但轮廓分明的脸上,有着上位者才有的霸道之气,碧绿色的眼眸中,迸射出道道令人感到压抑的精光。
  古耀宸和三孩子老远在看到这一群人后,脸色顿时一变,轻浅知道古耀宸和孩子们之前应该见过这一群人,而且可能还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只是此刻实在是没有时间让她来询问,只得安奈住心中的疑问,然后防备着对方前来的举动。
  三孩子在对方越来越靠近他们之时,眼中的震惊之色便迅速消失,变成了惊恐胆怯的朝着一旁的娘亲身边靠过去。
  三个孩子齐齐朝着轻浅怀里钻,浑身颤抖的恐惧望着不远处那二十多个精干彪悍的人群,结结巴巴的说道:
  “娘……”
  “娘,我怕,他们是不是坏人……”
  轻浅故作镇定的搂紧怀里的孩子,然后安抚着孩子们说道:
  “别怕……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行走江湖的侠客,专门收拾坏人的,咱们是好人,不用怕……”
  为首男人身后的众人一听到轻浅的话,顿时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好似轻浅说错了话得罪了他们一般,恨不得立刻就扑上去把出声的母子几人给撕成碎片。
  为首的男子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然后走到轻浅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冷眼望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母子四人,眼中不禁略过一缕玩味的笑容。
  真是有意思,这女人居然想出如此借口来安抚自己的孩子,同时还给自己一行人戴上了一顶侠义之士的高帽子,他们这一行人,来回的路途上,遇上了不少的行人,那个看到他们不是害怕得失声尖叫,没想到这个女人到时候个有点小聪明的。
  即使他本人算不上是个十足的好人,可是也构不上十恶不赦的坏人,对于女人和孩童,他还真是起不了什么杀心,虽然对方刚才把他尊贵的身份和江湖上混饭吃的人与之比较,中原有句话不是说过:‘不知者不罪’这句话嘛!
  他只是想要再次暂时休整一番,犯不上大开杀戒。
  就在为首男子盯着轻浅之时,古耀宸大步的走到轻浅的面前,用身子挡住了男子那很具有侵略性的目光,对着男子一抱拳,客气而又坚定的说道:
  “这位壮士,打扰了,孩子们胆小,还望见谅。”
  古耀宸目光不失礼节的不卑不亢,无惊无惧的与为首的男子对视着。
  炎儿从轻浅的怀里探出脑袋,然后快速的起身冲到古耀宸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抱住古耀宸的大腿,可怜兮兮的说道:
  “古叔叔,我好怕……”
  为首的男子不是别人,真是与宰相做完交易的拓跋峻野,他望着眼前这个如此镇定与他对视的男人,眼中有着欣赏。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真才是勇者应该有的气度和胸襟,他最见不得的,就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一看到他们,就好似看见了洪水猛兽一般的畏惧,真是令人反感,无趣至极。
  “别怕,有古叔叔在。”古耀宸的大掌摸了摸炎儿这个腹黑且爱演戏小家伙的小脑袋说道。
  峻野的视线,随着古耀宸的话,顿时放到了炎儿的身上,没想到却看到一个红发碧眼的小家伙,正一脸害怕的表情怯怯的张望着他,而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里,还升满了水雾。
  看到这里,峻野顿时脸色一沉。
  古耀宸瞬间发现了峻野饱含着不悦的神情,顿时整个人浑身防备了起来,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的战斗。
  “亏你长了一副极具男儿本色的长相,居然像个丫头一般的诺诺弱弱,你先辈草原上男儿的脸都被你给丢进了,哭哭啼啼成什么体统,不准哭,再哭就杀了你……”峻野对着炎儿冷声的威胁道。
  看着眼前这个几百年前,从草原上进贡给皓日,逐月两国的女子血脉传承的后代,没想到在看到眼前这男孩子居然如此软弱的表现,峻野顿时心中气不打一处来,这样懦弱的人,只会玷污了草原上男儿的名声,虽然他知道眼前这个孩子其实并不是土生土长的草原百姓。
  “哇呜……”炎儿顿时害怕得大哭了起来。
  “壮士,他只是个不到五岁的孩童罢了,何必与一个小孩子计较。”古耀宸面色不好的望着峻野说道。
  峻野冷冷的盯了炎儿好久,然后才移开视线,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开。
  轻浅从刚才峻野的眼神中,看出了些隐藏的东西,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
  那种就好似前世华夏号称龙的传人,在很多年前移民国外,宁愿去当他国的三等公民,享受本土国民不屑一顾的福利后,沉浸在那虚荣,没有尊严和人格的生活之中堕落着,然后忘记了自己的祖先,也忘记了骨子里传承的热血和信仰。
  当峻野走到距离轻浅十步之遥的地方坐下后,瞟了一眼还在古耀宸身边浑身发颤不住抽泣的炎儿,然后鄙夷的望着炎儿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懦夫……如此这般,真是枉为男儿身,一点骨气和血性都没有,我看你还不如趁早切了小鸡鸡当太监好了……”
  在峻野的视线下,炎儿整个身子抖动得更加厉害了,峻野以为是炎儿被他的几句话就给吓成了这个样子,于是眼神更加的不屑和鄙夷了。
  炎儿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浑身发颤,而是被峻野的话给挑衅鄙夷的眼神给气的,本以为凭借他精湛的演技,能很快击退这个男人,好让对方快速离开,一般人看到小孩子哭得那么可怜,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人,绝对会心软然后赶紧离开,哪里想到居然会遇上这么个极品男人。
  不仅侮辱他的人格,还敢侮辱他的性别,居然出言让他切了小鸡鸡去当不男不女的太监,那不是人妖吗?这口气他是真的再也忍不下去了。
  于是在古耀宸还来不及阻止他之时,顿时从古耀宸的身边冲向峻野的身前,然后在峻野身前五步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伸出气得发抖的胖乎乎小手指着峻野就怒声大骂了起来:
  “你才要切掉小鸡鸡进宫当太监……你才是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小爷刚才那是不想和你计较,既然你一再的对小爷出言不逊,小爷不给你个厉害尝尝,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是个男人的话,咱们就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把其他人牵扯进来,小爷要和你单—挑……”
  听到这话,轻浅只得无奈的闭上眼睛,墨儿则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而舞儿这是满脸的兴奋和雀跃。
  这一路还真是太过于单调无趣了,今天终于能找点乐子打发下无聊的日子了,舞儿在心中暗自的想到。
  峻野身旁的人顿时一个个齐齐拔出大刀,一脸凶狠的望着炎儿阴森的吼道:
  “找死……”
  峻野身边紧挨着炎儿最近的男子,顿时拿起手中的大刀,就要刺向炎儿,在炎儿刚要躲避之时,两根手指夹住了刀刃。
  “退下,何时居然胆敢在我还没有下令之前动手的。滚下去……”峻野对着男子冷声的呵斥道。
  男子虽然满脸的不情愿,但最终还是退了下去,只是那双阴寒的眼眸中,望着炎儿迸发出了道道凶光。
  整个过程,炎儿都没有丝毫的惊慌和害怕,这令峻野冷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赏的光芒,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见。
  看来这小子刚才应该只是故作胆小演戏给他看罢了,他到要看看,这个小崽子究竟有何本事,居然胆敢出言要和他单挑,峻野在心中暗自的想到。
  “行,我答应你的请求,和你单挑。”峻野对着炎儿痛快的回答道。
  “在单挑以前,我有话还要说。”炎儿扬起可爱的小脑袋,对着峻野要求道。
  小东西,居然还会讲条件了,峻野在心中暗自想到,同时嘴角勾起一抹少见的笑容。
  “说吧!”
  “我们两个的决战,只能点到为止,不准伤人,毕竟你可足足大我三十多岁,而我才五岁还不到,无论从身高上,年龄上,练功的时间上,不管怎么说,你都比我多吃几十年的干饭和多出几十年的阅历,就算今天我打不过你也没有什么丢脸的,但我就怕你丢脸了你会恼羞成怒,你那些手下会对我和我的家人出手,只要你能保证这几点,我就和你单挑……”炎儿稚嫩的嗓音脆生生的有条不絮的说道。
  炎儿的这一番话,让峻野很是震惊和意外,他本以为是这个小屁孩子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话,没想到他却有这么周密的顾虑,和对决战后可能出现的隐患提前说出来解决。
  这孩子刚才哭得那么伤心的场景,绝对是在扮猪吃老虎的小狐狸。
  “行,我都同意……你们都听清楚了……”峻野对炎儿说完后,便转身冷声的问着他身旁的一干下属。
  众人赶紧齐齐高声的回答道:
  “听清楚了。”
  虽然众人心中很是为炎儿的一番大话而感到可笑,料定了这才断奶了小家伙压根就不会赢过自己主子一根手指,但在主子的命令下,还是依言的乖乖同意了。
  炎儿右脚一划,双脚扎成一个马步,做了一个李小龙标准式的动作,用大拇指蹭了一下鼻尖,然后对着峻野招了招手说道:
  “来吧!”
  峻野看着炎儿那有那么点名堂的动作,在炎儿以为他也快要摆好接招的姿势时,没想到峻野的一句话,顿时让炎儿惊得差点一个屁股蹲儿跌坐在地。
  峻野冷硬的脸上,有着些许的疑惑,却异常正色的望着炎儿问道:
  “马王爷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马,还有,他究竟有几只眼?”
  炎儿傻了,愣住了,随即也跟着疑惑了。
  轻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望着峻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古耀宸,墨儿和舞儿的见识到峻野无厘头的问话后,反应如同炎儿一般,楞了好半响然后也跟着疑惑了。
  开始想娘亲在他们调皮捣蛋之时总是挂在嘴边的这句威胁的话。
  一个个开始跟着在脑海里搜索,娘的故事,还没有讲到马王爷这里,究竟那个马王爷长了几个眼睛呢?
  此刻整个大树下,顿时一片前所未有的安静,过了片刻后,炎儿稚嫩的嗓音,再次响起:
  “娘,究竟马王爷是人还是马呀?还有,他究竟有几只眼睛啊?”
  炎儿的话说完,众人齐齐的望着轻浅,目光火热好奇。
  这都是群什么人啊!此刻居然关心起整个问题来,轻浅很是无语,但还是无奈的望着炎儿,然后这才说道:
  “你个臭小子,真是不学无术,连马王爷有几只眼都不知道,给你讲故事的时候,谁叫你总是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每个安静认真的时候……”
  轻浅一口气噼噼啪啪的说了一长串,可就是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这令众人心中更是好奇,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轻浅训斥炎儿的话,其实间接性的把在场所有人都给骂了进去,反正在炎儿暴露真实性格是,她就知道,掩饰已经没有必要了,索性坦然的坐回自己吧!那小媳妇的柔弱可怜样子,还真是不怎么适合她来扮演。
  “娘,别啰嗦了,求求你赶紧说重点……咱们还要赶路呢,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和他们耗着……”炎儿性急的催促道。
  峻野和一干人听到炎儿的话,顿时无语了,他们的时间还要紧迫的好不好,但是出于主子自己利用休息的时间来逗弄一下那孩子打发时间,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别急嘛?娘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这急性子就是改不了,早知道晚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都是一样的答案,娘给你说啊……”轻浅好似念经一般的对着炎儿啰嗦道。
  本来再次等着答案的众人,额头上顿时不满了黑线,这母子既然,看来还真是并非常人,这相处起来的方式还真有够特别的。
  “……”炎儿好似泄了气的鱼鳔一般,奄啦吧唧的,双眼幽怨的控诉望着轻浅。
  轻浅耸了耸肩,然后瘪了瘪嘴,终于说道:
  “马王爷算的上是,半人半马吧,而且有三只眼睛。”
  好吧!众人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答案,因为实在是他们不想,也不敢再去问为什么会有三只眼睛了,那样他们的耳朵将会被这个女人那啰啰嗦嗦的碎碎念给念得头痛的。
  “现在知道答案了,开打吧!”炎儿赶紧对着峻野说道,生怕满上半拍,就会听到自己娘亲给他们解释为什么会有三只眼的事实了。
  “小子,很狂妄嘛!不知道片刻后,你还能不能这么狂妄的站在地上。”峻野望着炎儿说道。
  说完之后,两个一高一矮的声音,便朝着彼此冲了过去,众人只看到两道残影从眼前闪过。
  两人比试的是手上功夫,没有兵器,但众人还是能听到拳头击中肉体传来的闷响声,大约过了一刻钟,两道身影便逐渐满了下来,很显然,炎儿已经支撑不住了。
  整个打斗的过程中,峻野一开始只使出了一层的功力,因为他担心会把这个倔犟嚣张的小不点给伤到,没想到两人一交手,他便发现,他低估了这个孩子的实力。
  于是,他从一层功力逐渐加到两层,然后再到三层,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在他三层的功力之下,足足支撑了一刻钟都还没有认输,依然倔犟的和他交手着。
  这小子个子虽小,但是每一拳的力道,几乎能与一个成年的壮汉相比,内力虽然并不浑厚,可是出拳的速度却很快,他相信,加以时日,这孩子武学上的造诣定然不可估量。
  就在峻野一边阻挡并还击炎儿往他面部进攻之时,炎儿顺着峻野的阻拦顺势下滑,居然一拳猛的击打在峻野的肚子上,然后眼中闪过一抹得逞的微笑,而峻野用内力一反弹,炎儿便被弹出了三米远跌倒在地。
  打了这么久,炎儿体力已经不支了,见到目的已达到,便率先出声叫停:
  “哎哟!不打了,小爷不打了……”
  “喔!终于肯认输了,小子,不错嘛!还是有几分血性的,再过几年,一定是个很好的切磋对象,跟着我吧!让你当我的贴身侍卫怎么样?”峻野走到炎儿的身边,赞赏的拉起炎儿,然后对着炎儿说道。
  “谁稀罕,你又不是我老子,我干嘛跟着你混……”炎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峻野,便两手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朝着娘亲走去。
  虽然峻野心里对这个小不点有了一丝兴趣,可是他也很清楚,要是这孩子不愿意,他也不能紧追不放,毕竟这么小一个孩子就能有这样的身手,那孩子的娘亲和另外那三个男人看起来也不是好惹的,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此刻他可不愿因为一个小不点儿节外生枝,坏了他的大事。
  “怎么样,主动上去被人虐的感觉如何?”墨儿笑眯眯的望着痛得呲牙咧嘴的大哥问道。
  “去去……一边凉快去,娘,我屁屁好痛,到马车上帮我上点药膏揉揉吧!要不然晚上都不能躺着睡觉了……嘶……”炎儿走到轻浅的身边,痛得倒吸了一口气说道。
  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身上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轻浅和古耀宸也究竟放心了。
  听到炎儿的话,古耀宸便顺着炎儿的话对着轻浅说道:
  “孩子身上痛,咱们就赶紧上路吧!等会马车的速度可不能太快,要不孩子会痛的,这样一定会延迟到县城的时间,早点上路也好……”
  轻浅依言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把抱起炎儿,朝着马车走去。
  古耀宸和两个手下收拾好地上的东西,然后对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峻野抱拳说道:
  “各位,就此告辞,再会……”
  峻野点了点头,然后同样朝着古耀宸抱了抱拳后,古耀宸便转身离开。
  当峻野以及一干下属看到轻浅们那远去的马车之时,想到那女人居然胆敢无视主子的存在,两个眼神都没有的举动,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看不起他们,看不起他们的主子,于是一个个都目露凶光的狠狠盯着远去的马车。
  “好了,咱们也赶紧赶路要紧。”峻野冷冷的盯了一干下属,便转身上马。
  ……
  轻浅一行人上了马车后,前一刻还要死不活,痛得呲牙咧嘴的炎儿,顿时如同孙猴子般的上蹿下跳,兴奋得意个不停。
  “大哥,你在高兴什么呀!这么开心,是不是刚刚又干什么坏事了,说出来让我们大家都高兴高兴吧!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舞儿凑到炎儿的身边,好奇的问道。
  古耀宸和古青古成三人同样很是好奇,这个小家伙,究竟在比武的时候吗,对那个得罪过他的男人又干什么坏事,居然如此的高兴。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轻浅怎么会不知道炎儿的小心思呢!想到那个男人等会或者等几天后,才毒发时的懊恼痛苦的场景,那种猎打了一辈子的鹰,最后反被老鹰给啄了眼时的愤怒心情,轻浅心中就忍不住一阵好笑和无奈。
  就是不知道炎儿会给那个男人下何种毒药,凭借他对炎儿的了解,炎儿绝对会针对那个男人得罪过他的事情上来报复,如若真是如同她猜想的那样,那么,那个男人可有得好受了。
  对于一般母亲来说,孩子如此小就对人下毒,定然会觉得心思歹毒,可是轻浅却不是一般的母亲,她反而觉得孩子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一个武功高手成功下毒是一件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如今这个世上,不懂得保护自己的人,终究只会成为敌人案板上的鱼肉,任其宰割,孩子们能从小就知道反击敌人,只要不枉杀无辜,保持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轻浅是不会干预孩子们自由发挥和了解这个世界生存法则的。
  “敢侮辱小爷切掉小鸡鸡,进宫当太监,我就让他不用切掉小鸡鸡也尝试一回没有小妹的解药,这一辈子都当太监的生活……”炎儿脸上露出阴森森的微笑说道。
  听到这里,古耀宸顿时觉得下身一阵冷寒,这孩子也太精怪了,居然给那个男人下这种药,他很好奇和纳闷,为什么炎儿会有这样的药,难不成又是这个小丫头的杰作?
  一想到这个小丫头才五岁,居然就懂得男女这方的事,古耀宸顿时觉得脑门一阵眩晕,随即他又很快的想通,为何舞儿会制作这些药出来的目的了。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舞儿之前,并不信任他们三个大男人,这是用来防备对付他们有不轨之心的。
  想到这里,古耀宸不仅心中对三个孩子的行为和过早的成熟心智而感到心痛。
  “你这丫头,难为你如此为娘着想了……”轻浅一把把三个孩子抱进怀里,感动的说道。
  看着轻浅和三个孩子如此相亲相爱的温馨画面,古耀宸心中感慨不已,一旁的舞儿注意到了他专注着娘亲的目光,心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
  当轻浅和墨儿替炎儿查看身上的伤势以及涂抹药膏的时候,舞儿便对娘亲说道:
  “娘,我想去和古叔叔一同骑马,吹吹风,马车里面好热,而且大哥躺下以后里面就好挤了……”
  “行,去吧!”轻浅爽快的答应了。
  于是,舞儿很快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古耀宸的马下,望着说道:
  “古叔叔,我想和你一同骑马。”
  “好吧!”古耀宸略微一想,便同意了。
  当轻浅给炎儿涂抹完了药膏后,古耀宸这才出发。
  舞儿靠在古耀宸宽厚的胸膛上,感觉到很有安全感,既然她都觉得很不错,想必娘应该也会喜欢的吧!舞儿在心中暗想道。
  杂乱的马蹄声中,古耀宸突然间听到身前舞儿说出了一个令他差点跌下马背的惊人话语:
  “古叔叔,经过我们三个一路二十多天的考察,发现你这个人整体来说都还是很不错的,当我们的后爹怎么样?”
  “什么?后……后爹……”
  题外话
亲们,努力给偶【票票,书评吧!记得给偶个五星哟!拜托拜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