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正统 > 第九百零六章 皇帝私心

“唔......”于谦沉吟了片刻,“鞑靼已与大明讲和,若斡剌特也能与我大明和好,那我大明北疆数千里烽燧就再也不闻狼烟了。”
“而我大明与斡剌特和好的关键在太上皇身上,”杨牧云说道:“皇上对太上皇的回京是有顾虑的。”
“皇上的顾虑是太上皇回京后如何安置,”于谦伸手捻了捻胡须说道:“如果不能消除皇上疑虑的话,皇上一定回阻扰太上皇归京,而斡剌特与我大明修好也就成了空谈。”
“大人如果现在将事情透露给其他大臣们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会联名上书敦请皇上与斡剌特讲和,并迎回太上皇。”杨牧云道:“这样一来就有逼迫皇上的意思,反而不美。”
“现在人主之位已定,就算太上皇回京,也不可能撼动皇上的皇位,”于谦皱了皱眉,“皇上想得有点儿太多了。”
“大人高风亮节,可别人心中所想未必与大人一样,”杨牧云说道:“朝中很多大臣对迎回太上皇一事甚为热衷,难免让皇上心生疑虑啊!”
“你也担心太上皇回京后会不利于皇上?”于谦看了杨牧云一眼。
“总之这事急不得,”杨牧云说道:“如何迎太上皇归京,什么时候迎太上皇归京,都要妥善谋划才是。至于斡剌特那边,也不能撕破了脸,他们在清单上向我大明索要的物品,未免太过分了些。”
“你的意思是与他们讨价还价,少给一些?”
杨牧云点点头,“我们不给,他们就会抢。现在从各地调来的兵马还未布置到位,应该先将他们稳住才是。”
于谦背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蓦然抬头说道:“那接洽斡剌特使节一事谁出面最好呢?要是绕过礼部,由我兵部出面,那么给予他们的物资如何出?去向户部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陈循那里须瞒不过。”
杨牧云想了想说道:“这件事还是请皇上出面,以接济太上皇吃穿用度为名义,从户部调一批物资出来,这样就好说了。”
“嗯,”于谦颔首道:“这样也不失为一种折中的办法。皇上既然对迎回太上皇有顾虑,那就让他慢慢打消这顾虑好了。我大明需要的是时间,只要北疆各口防备完善,兵力布置到位,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
几天后,杨牧云又来到了万安寺中与释迦坚赞会面。
“这几日让国师一直蜗居此处,实在是怠慢了。”杨牧云说道。
“无妨,”释迦坚赞淡淡一笑,“如果能消弭两国刀兵,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就算在这里多待些日子,又有何妨呢?”
“国师自雪域高原而来,却奔波于中原与塞外,真是慈悲为怀,”杨牧云笑着说道:“真是令本官感佩!若能让我大明与塞外各部亲如一家,则天下芸芸众生都要向国师顶礼膜拜了。”
“杨大人客气了,”释迦坚赞看了他一眼,脸色一正问道:“不知大明皇上对太师提出的条件有何异议?”
“这条件
么,有些太苛刻了些,”杨牧云说着将一纸写好的清单递给了他,“我大明虽说是天朝上国,可现在情形着实有些窘迫,之前太师率兵与我大明交战,京师周围及北疆多地十室九空,军民伤亡数十万,国库也为之一空啊!再加上西南麓川之乱、东南流贼未平、海贼黄萧养进攻广州、苗人也伺机作乱......处处都需要用兵,开销极大啊!至于太师所提的要求,我大明实在是无力筹措......”
杨牧云一番诉苦,释迦坚赞没有细听,而是迅速浏览了一下杨牧云交给他的清单,额头深深皱起,“这......这未免太少了些,连太师要求的十成中的一成也没有,这让本尊回去如何向太师交待?难道你们不想迎回太上皇吗?”
“国师,我大明子民对太上皇的归来那是翘首以盼啊!”杨牧云说道:“可有一人却私下里并不想太上皇回来。”
“谁?”释迦坚赞眉眼微微一抬。
杨牧云笑而不答。
“难道是大明皇帝?”释迦坚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国师聪慧过人,”杨牧云笑道:“一定知道兄弟阋墙其中的意思,皇上与太上皇是亲兄弟不假,可皇位毕竟只有一个。这皇位本就是太上皇的,要不是因为土木堡之败,郕王又如何能登上皇位,成为当今皇上呢?”
“这么说,大明是不关心太上皇的死活了?”释迦坚赞皱着眉说道。
“非也,”杨牧云摇摇头,“我大明朝臣恪守礼制,是不会坐视太上皇一直流落塞外的。再说太上皇乃太后亲子,怎么对此不管不问?”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释迦坚赞手指拈着那张清单说道:“棉布五万匹,焦炭三十万斤,粮食不过区区十万石......大明难道真的以为经过京师一战后,太师的骑兵不堪一战了吗?”
“国师误会了,”杨牧云说道:“这不过是交付的一部分物品而已。再说皇上也并没提迎回太上皇一事。”
“哦?这本尊就不明白了,”释迦坚赞道:“你们皇上究竟是何意?”
“皇上是何用意并不重要,”杨牧云目光一转说道:“关键是太师与我大明能够修好,至于清单上所罗列的我大明已倾尽所能,你们太师如不满意,那也别无他法......”放缓了语调,“太上皇就在太师那里好生供养,我大明会源源不断的输送供物,虽然少点儿,也总比没有强。如果太师非得兴兵来犯的话,那这点儿供物也不会有了。”
释迦坚赞凝视着他道:“这么说清单上的东西不是给太师的,而是给你们太上皇的?”
“国师又何必纠结这些,”杨牧云微微一笑,“东西一旦运到斡剌特部,怎么用还不是太师说了算么?”
释迦坚赞深吸一口气,“你们这般做法,到真让本尊觉得困惑了。”
“事情说穿了也很简单,”杨牧云解释道:“皇上不希望太上皇回来,但也不愿背负骂名。所以得做戏给群臣和太后看,你们太师收到些许好处,不好与大明再动刀兵,最好一直扣着太上皇,这样皆大欢喜,
岂不是好?”
“本尊有些明白了,”释迦坚赞缓缓阖上双目,“也真难为了大明皇上,居然这样算计,真是可叹!”
“国师就在这里多待些日子吧!”杨牧云笑着说道:“等筹备好了太上皇的过冬之物,我就会派兵送国师回去。”
————————————
乾清宫西暖阁,朱祁钰正和成敬说着什么。
“人手都选派好了?”朱祁钰微闭着双目问道。
“嗯,”成敬点点头,“都是千中选一的高手,请皇上放心。”
“此事可不能露了马脚。”朱祁钰叮嘱道。
“皇上,您就放宽心吧!”成敬宽慰他道:“都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没有一点儿朝廷的背景,就算失手也不会泄露出什么。”
“于谦和杨牧云知道这件事么?”朱祁钰又问了一句。
“老奴怎会让他们知道?”成敬一笑,“混在押送供物的官兵里面,任谁也查不出来。”
“那就好,”朱祁钰睁开了眼,“你要好好交待他们,到了地方不要急着动手,小心隐藏起来,觑准了机会再出手,如能手刃朱祁镇,朕......必有重赏!”说到最后,他变得兴奋起来,脸上微微泛着红光,声音也有些发颤。
“太上皇一旦暴毙,那皇上您就高枕无忧了。”
两人相视一笑。
“对了,”成敬说道:“老奴还忘了告诉皇上一个好消息,李贵人好像是有了身孕了。”李贵人便是柳云惜,她恢复了原本的姓名李惜儿,宫里都称她作李贵人。
“当真?”朱祁钰两眼放光,激动得站起身来,“走,快领朕去颐和轩!”
......
“贵人刚刚有了身孕,还是多加休息,少在外走动的好,”玟玉替李惜儿把过脉后说道:“我会开一个方子好好调理贵人的身体。”
“真是麻烦玟司药了。”李惜儿说道。
“贵人说哪里话,”玟玉道:“臣是专门侍奉贵人的,贵人从现在起就应该好好保养身体,要是能诞下位皇子,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那就借玟司药吉言,”李惜儿甜甜一笑,“玟司药且别忙着走,我做了几块点心还请尝尝。”
“多谢贵人,臣......”玟玉还想说什么却被李惜儿一把拉住。
“我与玟司药一见如故,便请留下来多说会儿话,不知可否方便?”
“贵人如此热忱,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位女子坐在床边,一边品尝着点心,一边说着话。
“这点心玟司药还吃惯么?”李惜儿笑着问道:“我好久不做了,现在做起来感觉生疏得紧。”
“贵人的手艺着实了得,臣真是有口福了呢!”玟玉回道。
看着她眉目如画,婉约动人的容颜,李惜儿心中一动,“不知玟司药芳龄几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