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科幻灵异 > 末世羔羊 > 第62章忍无可忍,红颜不可轻薄

一时间,千百种想法在周天弓的脑袋里兜兜转转绕了无数圈。
致使他的脸色不断变换,由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愤怒,再到最后带有一丝玩味的笑容。
被这种视线盯着,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林茜只感觉浑身发毛。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对自己的身体上下摩挲。
从脚腕到小腿,再到腰肢和上半身……
一种恶心到想要作呕的感觉冲上心头,致使她的眉毛越皱越深。
就在这时,一座如山般宽厚的身影挡在了林茜的面前。
周天弓的脸色变化尽在李义山的观察中。
他注意到周天弓在沉默后,忽然直勾勾盯着林茜看了起来。
这让李义山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再联想到刚才周天弓那句冒犯的话,李义山便忍不住前跨一步挡在林茜面前。
面对周天弓和他的爪牙,李义山不卑不亢道:“周少爷,既已证实身份,何不放我们继续训练?如果非要阻拦的话,也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在小爷的地盘上,你还要小爷的解释?我说你们吵到小爷睡午觉了,行不行?”
上午十点钟的午觉,说出去谁会信?
周天弓信口拈来,属实是胡搅蛮缠。
想到这里,李义山便忍着怒气问道:
“现在不训练,难道我们要学着周大少爷蒙头大睡。
或是等到临阵磨枪,然后把项上人头拱手献给那些尸潮中的尸王尸将吗?”
这话说完,很多人顿时注意到周天弓的脸色变得铁青。
只有他身后那个獐头鼠目的干瘦男人没有看到,此时还在为他的主子辩驳:
“大胆!居然敢编排我们少爷。你们这些泥腿子知道什么?你们在这里喊杀阵阵,迟早还不把山下的尸群给引上来?”
“引上来打便是了,怕他作甚。”人群之中,大壮忍不住呛了一句。
瘦猴也出言附和:“这里有五万多人,何惧区区尸群?某人要真是怕了,何不现在就逃回老家吃奶去?”
话音落地,忽然有一个猎豹般迅疾的身影冲了过来挡在了瘦猴身前。
他短发蓄须,眼神犀利,名叫山猫,是侦察小队中的元老。
此时山猫的帽檐下已经异化出褐底黑斑的猞猁短耳。
通常只有在迎战时,他才会做出这样警惕和戒备的动作。
而在另一边,周天弓已经被李义山在半路拦住。
转瞬之间,周天弓竟已经窜出去一丈多远。
他顷刻间越过林茜等人,却又被李义山在最后一刻拦下。
周天弓望着跌倒在远处的瘦猴,气喘吁吁,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很明显,他是冲着瘦猴去的!
看他现在的模样,好似一头失去理智的疯牛。
还好李义山把他拦住了。
虽然还不知会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但有一点李义山非常确定——
仅凭山猫肯定拦不住这个人!
看着周天弓,李义山沉声道:“周少爷,凡事不要做得太过火。”
而听到这话,周天弓眼睛中好似将要喷出实质化的愤怒火焰。
他质问道:“李连长,你就是这么管教你手下的人的吗?!”
这话让李义山极为不满:“周少爷,慎言!我不是你周氏家族的喽啰和附庸,要怎么管理手下是我南齐守备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从瘦猴出言奚落,道山猫舍身掩护,再到李义山拦住暴怒的周天弓。
这一切在一秒间便已经完成。
周天弓在瞬间爆发出超人般的速度,让包括林茜在内的许多人都心神震颤。
这样的疾速,比起专精速度的四阶能力者也不遑多让

就比如林茜身为力量型能力者,是最不擅长移速的。
她虽然在战斗中的爆发力强,却是以肌肉力量强行提升速度。
要是封闭进化能力比个赛跑,林茜的速度连普通的四阶进化者都要不如。
虽然是下意识的反应,但足以证明周天弓绝非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少爷。
恰恰相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必定是一个强大的进化者!
渐渐的,林茜看向周天弓的视线也变了,变得慎重,变得谨慎。
校场上因为这场瞬间开始又瞬间结束的冲突而变得剑拔弩张。
两方人自觉地后退十步,拉开一定的安全距离。
林茜也来到李义山身后,扶起瘦猴对周天弓怒目而视。
“好,好,好!”
周天弓连说三个好字,表情却恨不得将李义山生吞活剥。
李义山也毫不退让,他一脸平静地看着对方,腰杆挺得笔直。
他的身形高大,两肩宽厚,从后面看过来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挡在了己方所有人的前面。
有李义山在,这让林茜自觉松了一口气。
按理说这两年她经历大小战斗无数,早就不是那个柔弱的大小姐了。
许多事情有郎华和林文金在的时候,她就乐得轻松。
其他人不在的时候,她就想方设法地一个人解决。
如果一个人不够强大,是不会有人心甘情愿地追随她的。
而玫瑰营的存在,恰恰证明了林茜身上存在的魅力。
强大,高傲,美丽,坚韧,果决。
令无数男人着迷,更令这些女人奉为领袖,甘愿誓死追随。
但不知是为什么,在遇到李义山后,在有李义山在身边的时候,她就又好像变回了那个的自己。
躲在某个人的身后,安心、平静,谈不上有多么安逸,但在感觉中是轻松的、轻快的。
就像现在,这尊高大的背影就如同一道划过夜空的闪电,精准地穿透了林茜心中残存的仍属于小女人的那一面。
此时两方人马之间已经剑拔弩张,那个仆从模样的丑男人却还要拱火。
他看起来咬牙切齿,仿佛这些人对周天弓的不敬就是砍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他立时跳脚道:“少爷,这些人根本就不将您和家主立下的规矩放在眼里,实在是胆大包天。
小人斗胆恳请您将这些人立刻驱逐,害群之马绝对不可久留!”
援军到了却被自己人赶走,这要是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这种溜须拍马奴颜婢膝的小人李义山从前见得多了。
如果这还是他还在境外刀头舔血的时候,这种人李义山不会让他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李义山是代表蓝英215团而来,是代表着南齐守备区而来。
不管是为了实现老将军的战略目标,还是为了两方势力间的和谐,他都要学会忍让。
为此,李义山便劝诫道:“周少爷,你身边的这位下人说话实在放肆。
说到底我们还是来此救援的兄弟队伍,在武夷四地三十六城征战月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如果这就是贵部的待客之道的话,改日我倒要登门拜访,问一问令尊周先生贵府的家教何在?!”
这句话虽然没有半点要动干戈的字句,但又不可谓不重。
搬出周启亮的名字,搬出整个周氏家族,
既是表明自己的底线,也是希望双方能各退一步,不要闹得太难看。
这是李义山的无奈之举,也是他能想到的能解决问题的最好最快的方法。
不过从对方的反应来看,拿老子来压儿子,实际效果并不大。
因为周天弓听完就好像听到了一句什么笑话。
他笑得前仰后合,极为夸张。
整个人像是一只浸在热油锅里的大虾。
一会儿身体后仰弯若长弓,一会儿又捂着肚子蜷缩成为一团。
数秒过后,这笑声戛然而止。
周天弓挺直身体,突然与李义山面对面贴近。
后者并未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两张脸近到鼻子几乎撞在了一起,四只眼睛针锋相对,在平静的海面下似乎隐藏着能摧毁一切的滔天巨浪。
是周天弓首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语气也阴森骇人,一字一句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
“李连长,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与此同时,一股四阶中期强者才会有的能量波动登时外泄,向李义山铺天盖地般碾压过来。
李义山也不甘示弱,浑身气机顿时外放。虽然相比周天弓是弱上一分,但因其身材更加雄壮,因此在气势上斗了个旗鼓相当。
“你要打,那便打。”李义山冷笑连连。
李义山不愿意惹事,但不代表他就怕事!混迹战场的这些年,除了南齐的那爷孙俩,还没有哪个人是他李义山万万不敢惹的!
就在两人间的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只柔嫩的小手搭上了李义山的肩膀。
后者诧异地看到林茜将自已推到一边去,听到对方平静地同自己说:
“你闪开。此事因我而起,要打也是我来打。”
而见到林茜居然主动代替李义山跟自己打,周天弓一时感到啼笑皆非。
他上下打量着这位身姿婀娜的女人,忍不住揶揄道:
“喂,美人儿。你搞清楚好不好?想打架应该跟我去床上打才对。在这里动手,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
周天弓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手搭在林茜的肩膀上。
在后者的冷眼注视下,周天弓的手指越来越近,只差一点就要摸到林茜的脖子。
就当他的指尖即将触碰到那葱颈一侧的皮肤时,一只看起来纤弱白皙的手掌立时搭了过来。
那只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掰开了他的手腕,并且又快又狠地朝着反关节的方向扭去。
“嘶——”
顺着神经传导的方向,痛感从骨骼交接的部位如潮水般涌来。
在一瞬间产生的力道之大,足以将自己的手腕扭断!
情急之下,周天弓条件反射似的,突然发力旋拧被抓手腕,逆向传来的力道,迫使林茜因为反关节卸力而无法抓牢。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周天弓趁此机会成功脱手,但却失了一份先机。
他顾不得此刻的狼狈,想要乘势反击擒拿对方要害部位,不料却被林茜一个侧身躲开。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便已交手过一个回合。
等到周天弓回过神来,才发现林茜已经急退三步,与自己拉开了一段安全距离。
“好烈的马驹儿!”周天弓按揉着胀痛的手腕,不怒反笑,“告诉大爷,这防身术谁教你的?”
“一点皮毛而已。”林茜冷冰冰地望着他,“但对付你足够了!”
只是这一次算不上交手的交手,林茜便登时意识到——
这个周天弓绝对是一个练家子!
“够狂妄!不过我喜欢。”
面对林茜的挑衅,周天弓森然一笑。
他接着说:“不过我希望等会儿你哭鼻子的时候,还记得现在说过的话。”
不被人放在眼里,这并不能扰乱林茜的情绪。
林茜此刻眼眉微蹙,视线森冷如刀。
她看着对方的时候仿佛不是在看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是一具尸体、一件垃圾。
周天弓刚刚放下大话,
林茜就毫不留情地嗤笑道:
“就凭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